“到底是哪个嫌贫爱富,看不起我们家,现在又说我们发财了,怕你们占便宜?”

“我看从头到尾,都是你们娘家人作妖,才会闹得我们家鸡犬不宁!”

幸好儿子想通了要离婚。

以前还觉得一家人只要能过就将就过,毕竟孩子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

现在看来,这王家一家心眼儿都是歪的,如果王钰一直在家,还指不定怎么教坏小满呢。

越想,姜秀芳越坚定了要让儿子离婚的念头。

“姜大娘,你这话就不对了。以前如果不是姐夫那样对我姐,我姐怎么可能抛下孩子出去打工?”

见自家妈被怼得哑口无言,王珠赶紧辩解了一句。

“放屁!她那是出去打工?你没听到那些话传得多难听?”

“她一去那边打工就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的,一个村的去打工都回来了,只有她为了个野男人舍不得走!”

“你们家还好意思倒打一耙,真以为我们没追究,这事就不存在了嗦?”

姜秀芳提起这件事,就是咬牙切齿的。

那段时间,儿媳妇跑了,儿子被人指指点点,林绪清又跟冉玉华那个贱人勾搭。

她都差点生出了死的念头。

还好,孙女乖巧懂事,运气还好。

如果不是她捡了宝贝换了这个门面和一套房子,他们家哪里会有现在的生活?

“姜大娘,那都是乱传的。我姐姐啷个可能做这种事嘛。”

王珠神色一僵,她倒是忘了,之前姐姐的事情确实闹得沸沸扬扬,十里八乡都传遍了。

不只是林家,连他们王家这边,也受到了波及。

几个叔婶吵架的时候,便指责过她爸妈不会教育女儿,让女儿做出那么丢人的事。

几家人关系本来就不是特别和睦,这一吵,关系就更不好了。

还白让外人看了几场笑话。

“我姐姐她一心都是为了娃娃好,你也很疼爱小满,可不能让她这么小就没了妈啊。”

王珠现在是觉得有点儿有口说不清了。

她当然知道她姐姐那边的具体情况,但能往外说吗?能张嘴就承认吗?

原本是想着,保住林家这边,以后姐姐如果回来,也有个孩子给她养老,还有个家可以回。

毕竟,王家有大哥,还有大嫂,是不可能让女儿长期住在家里的。

但林家人老实啊,姐姐以后回来,一服软,往小满这儿一求,哪个孩子会把自己妈妈拒之门外呢?

可谁想,事情突然说变就变。

姐姐一出去,林全贵就一下子想通了,跑嘉市来打工。

虽然说这家影楼实际上是别人开的。

但明面上的老板就是林全贵啊,那他一个月的工资肯定不少吧?

还有镇上的那姑娘说,林全贵现在都成了知名摄影师了,来找他拍照的人都要排队,那肯定就更赚钱了。

白白放过了这么会赚钱的一个男人,她都替姐姐感到惋惜。

如果那个镇上的丫头早点把消息带回来,也还好哟,她早就打电话喊姐姐回来了。

但偏偏人家才知道,而且在报信的同时,也告诉他们,有很多人都以为姐夫单身,好多人都盯准了林老板媳妇儿的位置。

那位置明明是她姐姐的!

她姐姐才是这家影楼名副其实的老板娘!

哪里还会是那个曾经灰头土脸的农村妇女?

王珠心里的算盘打得啪啪地想,一时间在权衡,到底要不要打电话给姐姐,让她直接回来跟林全贵好好过日子算了。

“不是你姐姐早就让她有妈和没妈一个样了吗?”

“黄老师你们也见过了,人家知书达理的,对小满也好,以前还是小满学校的老师。我倒是觉得她做小满的妈妈挺好的。”

说起黄老师,和小满妈妈一对比,姜秀芳就更喜欢她了。

今天被王外婆和王姨妈骂上门,人家也没生气,反而还体贴地劝她这个老婆子不要气。

不行,等到这件事解决了,还是该劝儿子早点把人家娶进门。

这么好的儿媳妇,可不能跑了。

“如果你们真的是为了小满好,应该也能放心了。”

“后妈哪里有亲妈好,大娘不要开玩笑了。如果你们是因为我姐一直在外面打工不回来,那正好,今年过年,她就要回来了。”

“只是最近她那老板拖欠工资,钱没有发,所以她走不了。”

这个借口也是她临时想出来的,能拖一时就是一时。

一听那黄老师是小满以前学校的老师,她心里就有了更好的办法。

先把林家人拖住,再去和那个黄老师谈。

作为一个老师,勾引学生家长,企图破坏人家家庭,这种事,那就是丑闻。

就算黄老师不放弃,她也有的是办法让她放弃。

想必,一个老师,学校也不会为了包庇她,毁掉了学校所有老师的名声。

“哼!不管你怎么说,这婚,他们是离定了!”

“好哇!你们是看上了那个女的,所以看不起我女儿,不想要她当你们家媳妇儿了是不是?”

王外婆这会儿已经缓过来,又开始闹。

“果然是男人一有钱就变坏,我以前还说林全贵是个好的,才把女儿嫁给他。”

“没想到,你们屋一家都是这种小人。有了钱,连老婆都要换掉!”

“我女儿嫁到你们家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我可怜的外孙女,以后要是有了后妈,被人欺负,可怎么办哟!”

王外婆一边抹眼泪,一边就要伸手去抱林小满。

姜秀芳吓了一跳,生怕她对自家孩子做点什么,赶紧伸手拦住了。

“你少拿小满说事!”

姜秀芳疼爱孙女,那是真疼,和命根子似的,完全没有重男轻女的那种。

生怕王外婆把孙女抢走,忙不迭护在身后不说,还让她赶紧出去。

“我拿小满说事怎么了?”

“小满是我女儿生的,就算他们两口子离婚,小满也和我们家有斩不断的血缘关系!”

“我担心自己的外孙女,难道还有错?”

听她说这话,林全贵的眼睛却是一闪,脸色也有那么一瞬的不自然。

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但林小满却是看见了。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