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不知道里面有花生仁。”

小姑娘瘪着嘴巴,眼里包着泪。

这倒不是假装的,她是真的很痒。

没有办法那种,忍不住想去抠,童乐一个不留神,她脖子上已经多了两道长长的红痕。

“你别抠,毁容了我可不负责啊!”

童乐吓了一跳,赶紧把她手腕儿抓住,禁锢着不让她乱动。

万一她又偷偷挠一把,破相了可就真糟糕了。

“对不住了,老板,我们今儿是看不成东西了。改天再来,有什么好东西,给我们留着。”

“我们家老爷子过寿的时候家里小辈都得送寿礼。我得选个好的,才能拔得头筹。”

这话说得很诚恳了。

但要让他们出去,主事人有些迟疑。

“嘿,留着你也不一定买,等送小姑娘去医院了,你再跟我们回来挑呗。”

老古还有些不甘心,这边不买东西,他的钱就到不了手。

“先紧着我们家妹妹吧,她可是我们家的宝贝,要是她出了什么事,别说我,就是旁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但谁还不是人精了,怎么可能听不出人家话里的隐藏含义?

主事人一时也僵住了。

他们倒不是怕事,但做他们这一行的,真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如果真被人缠上了,那才是得不偿失。

“小满!”

这边还没说要放人,小成已经到了。

他跟刘云生被人引着往里走,他一看见小姑娘,就疾步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

入目就是小姑娘满脸的大红疙瘩,脖子也一片通红,有一两条手抓出来的痕迹。

童乐抓着她两只手,她眼泪汪汪,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

“小成哥哥。”

看见他,林小满直接挣脱童乐,扑了上去。

刘云生看得脸都黑了,有种伸手就想把人拉开的冲动。

这么大的姑娘了,还往男人身上投怀送抱,不要脸!

“怎么搞成这样?”

他想到这是她的脱身之计,但没想她对自己这么狠。

这肯定不是化妆化出来的,也不可能是装的。

“痒……”

小姑娘眼睛红红的,仰着小脸,可怜兮兮地望着小成。

只这一眼,就能让人溃不成军。

她是真被这些红疙瘩痒死了,手止不住地想挠。

小成一只手抓了她的手,另一只手托在她的臀部,将人像抱小孩似的抱了起来。

“刘小姐,我先送小满去医院了。”

“那我……”怎么办?

谁搭理你?

童乐跟在身后,眼睛都不眨一下,跟着就往外走了。

刘云生气个半死。

可没人管她。

她是被人带来过这里的,算是熟客,就连主事人也没顾得上跟她打招呼。

许是小成气场太足,直接把人带出去了,也没人多说半个不字。

直到他们出去了,里头的人才反应过来。

“看出什么来了?”

“过敏是真的。”

“确实是突发状况。”

“后面来的人,”主事人盯着小成等人远去的背影,眼含深思,“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刘小姐,那个男孩,是你的朋友?”

“是啊。”

刘云生毫不犹豫地回答,生怕别人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似的。

还特地补充了一句:

“前两天我们还一起参加了慈善拍卖晚会呢。”

这样啊。

那应该是知根知底的人了。

“既然是刘小姐认识的人,那我们自然是相信的。”

“您应该知道,现在弄点东西不容易。”

“放心好了,他不是那种惹是生非的人,更不爱多管闲事。”

刘云生也不是被养在象牙塔里的小公主。

像这种地方,自然不可能允许一些搞事的人存在。

人家赚钱也不容易,刘云生是不可能带人来捣乱的。

即便是她一力喜欢的人,也一样。

“那两个小孩……”

与其去查,不如直接询问眼前人。

“有钱人家的孩子,不怎么懂事的小屁孩。”

刘云生说起童乐和林小满,语气里都带着不屑和怨气。

她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但屋里的其他人却没有察觉。

只以为两个孩子真如她说的那样,有钱人家的孩子,不知天高地厚的天真。

于是,便没再放心上。

以至于,连童乐是钱老的外孙,都没查出来。

只下了个定论,两个小毛孩子,有点零花钱,就喜欢在大人们面前逞能,爱表现自己罢了。

也正是因为这一疏漏,让他们走向了万劫不复。

可现在,谁也不知道。

就连刘云生,自己也不知道,她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却帮了林小满他们一个大忙。

从很大程度上讲,给他们做了完美的掩护。

如果她知道的话,可能肺都要气炸了,恨不得带头把人给追回来。

林小满这边才被带出巷子口,就已经有车在等着了。

是小成进来之前就联系好了的。

上车就直接送去了医院,期间小成一个字都没说,薄唇紧抿,眉眼冷峻。

他是在生气。

林小满双手被他抓着,动弹不得,又痒得没办法,只能拿自己脖子去蹭他。

一边猫儿叫似的哭喊着痒,一边在心里骂娘。

【七宝,你就是这么对我的?这过敏症状能不能快点消退?我要受不了了!】

主要是,忍不住的痒,让她蹭小成的时候,就跟吃了春药似的。

在他怀里拱来拱去,林小满自己都想给自己一巴掌。

干脆晕过去得了。

怎么这丢人?

【我也没办法,宿主你自己要求的过敏效果逼真,我想这就是最逼真的了。】

神他妈的逼真,总感觉从七宝的话里听出了猥琐的笑意,林小满心里更不爽了。

【宿主你忍一下,只要十二个小时,过敏症状自然就会解除。】

【我也是第一次用系统的能力做坏事,有做得不好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我一定会再接再厉的!】

去他妈的再接再厉,如果下次再这样搞,干脆直接要了她的命得了。

这真的比要命还难受了。

幸好童乐坐在前面,否则这时候他就能看见,林小满抻着脖子,一个劲儿往小成身上磨。

小成身上黑色的卫衣被她磨歪了,露出一大片裸色的肩头。

她还一个劲儿往那儿钻,在他脖颈处磨,简直就是个磨人精!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