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陆川和苏漠两个人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出现在机场的时候,文苑社的几个演员都吓了一跳。

陆川走在前面,带着墨镜,手插在口袋里面,走路的气势,让粉丝的都在距离他一步远的地方,没有谁敢挡着他的路。

苏漠离陆川很远,跟在他的后面,黑色的鸭舌帽压的特别的低,艰难的在粉丝中间穿行。

唐胡虏他们三个人并排的坐在一张一张椅子上面,看到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过来,都有些好奇。

唐胡虏隔着洪岭津问王忆云。

“你觉不觉得他俩今天有点不对劲啊?”

“是不对劲,都起的挺早的。”

“我不是说这个!是别的。”

“还有什么别的啊,年轻人就是您好,什么事都想瞎猜。”

洪岭津在两个人中间坐的端正,一老一少越聊越近,让洪岭津不得不伸手,扒着他们两个的脸把他们分开。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听哥哥的时候没有错。”

“呸,你是我师弟。”

王忆云挥了一下手,不打算跟唐胡虏说话。

三个人也是无聊,抬头张望,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陆川和苏漠。

两个人都在粉丝形成的包围圈里面,自从两个人的cp被两家粉丝接受之后,在机场等所有的公共场所,就没有人敢站在两个人中间了。

两个人中间空了十来米的距离,两个人就站在原地,谁也没有往前主动靠近一步的意思。

直到上了飞机之后,两个人也一直都是零交流。

一直回到文苑社的时候,两个人中间还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确切一点说就是,陆川还是像之前一样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是苏漠畏畏缩缩有些不愿意见到陆川的意思。

陆川其实心内一直都在打鼓,苏漠之前的行为完全的打断了他的思维方式。

这几天他对于苏漠的感情也十分的不明确。

这几天苏漠躲着陆川走,陆川也没有介意,反倒是轻松了不少。

陆川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把自己的行李箱放下来,躺到了床上,还准备歇一会。

刚躺了一会,手机微信的提示音就响了起来,林安找他下楼来商议第二次收徒弟的事情。

就在他拿起手刚刚要回复消息的时候,林安已经催了好几次了。

昨天睡的少,今天又坐了很久的的飞机,陆川已经十分疲惫了。

陆川索性的把手机静音,扣了下来,然后接着睡了。

陆川睡了三十分钟左右,很自然的就醒了。

他拿起手机,准备下楼。

刚刚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影子从眼前闪了过去。

林安和杨延奇他们坐在圆桌的旁边,林安的手机还按着一个胶皮本子,看上去十分的认真。

“川哥。”

“川哥。”

“川哥。”

一连串问好的声音让林安抬起头来,看着楼梯上面站着的陆川。

“诶,川哥,你可算来了,我刚刚还想让苏漠去叫你呢,诶?苏漠他人呢?”

原来刚刚闪了一下的那个人影,是苏漠为了避开陆川躲进了厨房里面。

“他人呢,刚刚还在这里呢。”

林安兀自的嘟哝着。

陆川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制止林安。

“别找了,我来就是告诉你们一声,这次招生的推广要做好,各个渠道都要推,不要像是上次一眼。”

陆川说完了之后,看了右边大大咧咧的坐着的三个人。

唐胡虏贼眉鼠眼的像是一个小偷一样,而他旁边的洪岭津像是一个警察一样,最旁边的王忆云,像是附赠的一样。

三个人丝毫没有体察陆川说这句话的意味。

“晚饭的时候再叫我吧。”

陆川略微的叹了一口气之后,转身上课楼,苏漠躲在厨房也确实是比较辛苦。

等到陆川消失在客厅的时候,苏漠又重新的出现了。

几个人接着又开始商议收徒的事情。

苏漠知道现在这种情况的话,越躲着就越难以解释清楚,但是他还是做不到像是之前一样,心平气和的跟陆川相处。

苏漠知道自己不是怕陆川就会因此疏远自己,因为他始终相信,无论他陷入什么境地,陆川都不会弃他不顾,最让苏漠难受的是陆川不解的表情。

苏漠的这一番话都把杨延奇夸的脸都红了,确实有些不好意思。

杨延奇挠了挠自己的头。

“最关键的是,罗总人长的很精神。”苏漠说道。

杨延奇这下确实是有些无地自容了,抬起头,有些羞涩的看着陈安妮。

陈安妮脸上的表情很是轻蔑:“苏总,长得好看可不能当饭吃啊。”

陈安妮这句话说完之后,杨延奇感觉自己更加的尴尬了,现在就不仅仅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的事情了,现在整个人都不知道到手脚该摆放在哪里了。

陈安妮说完这句话之后,才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太过于锋利,不太适合今天自己这美艳的形象,最主要的是因为现在陈安妮不能败坏自己在苏漠心目中的好感,不能让他感觉自己是一个很有锋芒的人。

所以苏漠现在就放弃这种想法啊,现在就只能盼着杨延奇可以多多的表现自己,不要让自己看上去太过于唯唯诺诺了。

“罗总,要不然您自己争取一下这个机会吧。”

苏漠直接把话转到了杨延奇的面前,杨延奇显然是愣了一下,但是看到了苏漠的表情,知道酸奶是故意让着他呢。

但是现在苏漠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期盼着杨延奇说话了。

陈安妮没有办法,现在她时刻谨记自己不能锋芒太露,只能等着罗云爱说完了之后重新的再说这件事情。

罗云就知道他今天会有发言的机会,准备了很长的演讲,就为了等着这一刻。

杨延奇回头见陈安妮并没有什么异议,就开始了自己长篇大套的演讲,整个人说话说得慷慨激昂,十分的振奋人心。

但是陈安妮看着他的样子,并没有很想听他说话的意思,脸上不耐烦的情绪也越来越剧烈了,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被杨延奇烦的不行了一样。

苏漠的目光都在杨延奇的身上,丝毫没有看到陈安妮不耐烦的目光,他倒是觉得杨延奇这一番话说的不错。

陈安妮看苏漠的目光一直都在杨延奇身上,而且杨延奇一直都没有结束的样子,心理就觉得更加的烦躁。

陈安妮终于受不了,从自己的座位上面站了起来,哗的一下子,看上去十分的恐怖。

苏漠和杨延奇这时候才注意到陈安妮的表情,两个人都呆住了。

杨延奇没想到陈安妮会这么的生气,苏漠是刚刚才意识到陈安妮还在现场。

“你们说的事情,我同意了。”陈安妮就只丢了下了这一句话,然后就离开了。

整个餐厅里面就只剩下杨延奇和苏漠面面相觑。

杨延奇已经习惯了失败,所以很快的就恢复了自己的心情,倒是苏漠还久久不能释怀。

但是很快,么有给苏漠喘息的机会。

杨延奇就给苏漠打电话了,告诉苏漠她现在已经把刘备堵在了一个废旧的工厂里面,现在双方正在谈判。

苏漠赶着就去了杨延奇给他发送的地址。

这个时候苏漠就要带上自己的助理了,苏漠给自己的助理打了一个电话,

助理那边很长时间才接起来。

“喂,苏总,怎么了?”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虚弱的声音。

“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你现在在哪里,有时间赶紧过来一趟。”苏漠说道。

电话那边的苏漠的助理的声音很是微弱。

“苏总,不行,我现在病了,正在医院打吊瓶。”

苏漠沉默了一下,因为听起来他现在助理的声音确实是很微弱,苏漠心中确实有些不忍心。

“苏总,我们公司不是还有一个实习生吗?先让他跟着你过去吧。”苏漠的助理说道。

“那只能这样了。”苏漠说道。

现在苏漠就只能接受这个接过了,因为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过了一段时间,他的司机接着他的助理就来到了苏漠的餐厅楼下。

苏漠也没有办法再继续的安慰杨延奇了,现在这个事情只能靠着他自己的能力慢慢的恢复过来了。

苏漠拍了拍杨延奇的肩膀之后,就离开了。

苏漠下了楼坐上了车。

杨延奇给他发过来的地址,是一个郊外废弃的工厂,现在这个工厂看上去外面已经十分的破落了。

苏漠心中还有些疑惑,现在大家都已经十分的体面了,怎么还会选择在这种地方谈事情。

苏漠皱了皱眉毛要下车。

“苏总,我用不用跟你过去呀。”苏漠的司机问道。

苏漠挥了挥手。

“我去谈事情又不是去打架,只有一个助理就够了。”苏漠说道。

司机点了点头,本来想要跟下去,但是没有跟下去。

只有苏漠和他的助理两个人一起走进了废弃的工厂里面,现在废弃的工厂里面还是很热闹的。

杨延奇和刘备还有很多人都在废弃的工厂里面,苏漠看着他们应该是在这个工厂里面僵持了很久了。

苏漠走了过去。

刘备一见到苏漠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激动,因为现在这个样子看上去情况已经脱离了大家能够掌控的范围之内。

“你叫我来干什么?”苏漠问道。

杨延奇抬头看了一眼苏漠,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无奈。

“你看看现在这样,我自己怎么收场?”杨延奇说道。

苏漠不知道怎么回事,回过头来看着杨延奇,杨延奇指了指前面的刘备。

这个时候苏漠才发现今天的眼神好像有些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