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我会记得你的好,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刘红一边捏紧了手里的两百块钱,一边看向外面。

没过片刻,就有几个人到了电子游戏厅门口。

她眼睁睁看着那几个人进去,并没有出声。

“大妹子,是那几个人吗?哪个是你老公?”

老板娘眼睛也是蛮尖的,刘红看见的人,她也看见了。

“都不是,但他们好像都是我老公的朋友,就是一起赌钱喝酒鬼混那种朋友。”

见那几个人东张西望,有两个进去了,有两个却守在门口,让刘红一下子有了不好的预感。

很快,她这边手机响了起来。

她立马按下接听键。

“你在哪里?我安排去接你的人说是没在游戏厅找到你。”

“我就在游戏厅里啊,你的人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

“那你出来,我们在游戏厅外等你,你……”

那边还没说完,刘红就挂了电话。

因为她好像看见马路对面那两人后腰别着刀了,而且,电话里那人的语气,可不像是来送她去北方的。

确切地说,更像是给她送葬的。

刘红这个人,心眼儿多,胆子大,之前提那个条件,是确实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并没有对那边抱太大的希望。

但对方想灭口,哪怕只是她的猜测,都让她后背冒冷汗。

幸好刚刚没有一冲动就出去,否则,她都不敢想。

“大姐,我怀疑我老公是想让他的那些狐朋狗友们把我抓回去。”

“那怎么办,你快从后门走,他们几个认识你吗?”

“应该是见过我的,但不是很熟,我现在就跑,如果他们问起来……”

“我知道该怎么说,你快往后面走!”

老板娘一个劲儿朝刘红使眼色,让她往后厨走,走的时候还把她吃过的面汤碗塞她手上,假模假样地说了一句:

“快点把碗给我收过去洗了!”

刘红感激地看老板娘一眼,然后匆匆往后厨跑。

倒是老板本人出来后和妻子挤眉弄眼,甚至有些不高兴。

“我说你是不是傻,那个女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万一她是骗子呢?”

“不像吧,人家身上到处都是伤,还愿意把戒指当给你。”

正在这时,那边有两个男人走了过来。

“老板娘,你见过一个女人吗,大概三十岁左右,短发,中等身材。”

“不认识,你们想做啥子哦?”

“刚刚在你这里坐到起吃饭那个女的呀?”

他们之前依稀瞄到一眼,这么快就不见了。

所以,那个女人很可能就是他们要找的人。

“她呀,吃面没给钱,跑了!”

老板娘一脸气愤,

“我说兄弟,你们如果是去追她,别忘了给我把面钱一起要回来啊!”

“真是那女的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吃东西不给钱,简直是不要脸。”

老板娘表演得极其到位,但两个男人并没有耐心听她多说。

“她往哪里跑的,你倒是说个方向啊!”

“就往左边这条街啊。如果不是我们店里走不开人,我拿着菜刀就追上去砍死她个臭不要脸的瓜婆娘!”

俩男的也不跟老板娘磨叽,直接朝她指的方向追过去,老板娘见他俩跑了,还在身后喊要帮自己把面钱要回来。

等那两人彻底没影儿了,老板又跑出来教训老板娘。

“我说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明知道那俩男的不是好东西,还敢和他们搭话,万一他们没找到的人,回来找你麻烦怎么办?”

“我们这小店,可经不起那两人的折腾!”

“你这男人,有事的时候往老娘胯下躲,现在没事儿了又出来咧咧歪歪的。”

“你管那么多干嘛,他们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说不定那个女人确实没说实话。”

老板娘把菜刀放回厨房,边走边说。

她刚说完,老板一下子就得意起来。

“我就说嘛,你不要被她骗了,还给她两百块钱呢,那可是我们店里两天的纯利润了。”

“我是说,我怀疑这个女的在被这几个男的追杀,可能是她老公不想让她活了。我刚看那两个男的后腰上都别得有刀,像我们老家那一片的小流氓。”

“……”

老板顿时不想说话了。

他想起这瓜婆娘没嫁给自己之前,也是拿起菜刀当飞刀那种性格,在她家那条街,她就属于街头霸王。

不用说,她既然眼尖看见了,肯定那几个人就都不是什么好人。

但性格偏向于懦弱没有主见的老板,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弱弱地问了一句:

“那要不要报警?那个女人该不会被追上吧?”

他不是没有良心,只是良心得建立在确保自己家的利益不受损害的情况下。

毕竟,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市民,家有老父母和一个孩子要养,他们两口子在这里开个面馆养家糊口也实属不易。

“那我们还是报警吧。”

那大妹子之前身上就有伤,现在又可能被追杀,他们报警,让警方帮忙也算是日行一善了。

但他们没想到,警察在问清楚那大妹子的穿着长相之后,很快就派了人过来。

“您二位看看,是不是这个人,还有这套衣服?”

衣服是女警察的,她将功赎罪,把自己那套衣服的照片找了出来。

而刘红的长相,则是之前被童安救了的小警察画的。

小郑进他们警队,其实也是因为他画得一手好画,对警察破案还是很有帮助的。

人家才不是靠着局长叔叔呢!

“是,是她,两位警察同志,你们怎么知道她的?难道她之前就去报过警了?”

老板娘有些惊讶,但脑子一时还没转过弯来,倒是老板一巴掌拍老板娘背上。

“我就说你被骗了吧,警察同志都知道那个女的,她肯定就是个骗子,说不定还犯事儿了呢!”

“……”

女警和小郑对视了一眼,看向老板老板娘。

“你们这次确实被骗了,她不仅不是被家暴,反而那些伤都是她自己弄上去的。”

“她如今是一名在逃的人贩子。如果你们家有电视,就会在电视上看到有关于她的通缉令,是警方刚下达的。”

“……”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