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额……”

胖老头声音一下卡了壳,奸商的本质让他习惯性鉴宝都留一手,可一下子又想到成霜降是自家外孙的朋友。

小成可不好惹,要想骗他,算了。

“我的估价是这个数。”老头大拇指和食指分开,比了个“八”。

“八千?”

童乐撇撇嘴,没想到这么个破烂玩意儿值这个价。

“再加两个零。”

钱老对自己这个外孙也是没辙。

外孙不爱好古玩,对这个圈子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这眼光……真是一言难尽!

“这么值钱?”

童乐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八十万!够他在魔都买一套别墅了!

连他外孙都觉得值钱……钱老不自觉把目光落在小成和他怀里的小姑娘身上。

听说,这金簪是小成带来的这个小姑娘捡的。

她现在应该乐疯了吧?

可令老爷子失望的是,小丫头见他看自己,还给了一个笑脸,可就是没有想象中的欣喜若狂。

豆芽菜似的小丫头,听到这么一笔巨款,现在的反应竟然这么平静?

这不可能啊!

他以为自己看错了,还眨了眨眼。

结果小丫头还是一脸天真地与他对视。

“这还只是保守估计。”钱老突然有点气,又漏出一句真话。

这下童乐都快要跳起来了。

“哟呵!小满妹妹这是捡了个金疙瘩啊!”

可不是吗?

钱老虽然见惯了百八十万的交易,可一个小姑娘,哪里见过这么多钱?

他多说一句保守估计,也是坏心地想看小丫头失态的。

他完全不知道,林小满是多么克制才掐红了自己的手心,让自己冷静下来。

实际上她心里已经在咆哮了。

啊啊啊!!!

八十万啊!

她前世为了买套六十几万的二手房,欠了一屁股债,现在竟然凭着手里一支破簪子,就能得到八十万。

而且,这可是九五年的八十万!和二十多年后的八十万有着天壤之别!

请告诉我,这一定是真的!

七宝:这人怕是个傻子吧!

虽然她自己已经靠着系统大概判定出了金簪的价值,也不怕钱老蒙她,但当这八十万的保守估价,从钱老口中说出来时,林小满还是不自觉飘了起来。

可当钱老第三次看过来的时候,林小满还是察觉到了自己现在的表现很奇怪。

下一秒,她就扯了扯成霜降的衣角:

“小成哥哥,八十万是多少钱,可以买多少泡泡糖呀?”

泡泡糖,应该是九十年代小孩比较喜欢的零食了,一毛钱一个,嚼在嘴里甜香甜香的。

钱老恍然,他跟个孩子较的什么劲?

人家才五岁,哪里有八十万是多少钱的概念?

估计也就知道钱可以买零食了!

见钱老终于收回对自己的注视,林小满心下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差一点就露馅了!

可她那松了口气的表情,却猝不及防地落在了成霜降眼里。

“哈哈,你怎么不问问童哥哥,你小成哥哥这个无趣得很,从来不吃泡泡糖!”

童乐揪了一下林小满的羊角小辫儿,笑嘻嘻地打趣。

虽然嘴上说着八十万好多,可就这点钱,还真不足以让童少爷心动。

他更好奇的是,这小丫头到底什么路数,竟能勾得小成把她抱腿上坐了老半天。

据说,这小丫头还是农村来的。

打扮嘛,肯定不如城里姑娘精致,长相也没特别漂亮可爱,也就那双眼睛,亮晶晶的透着灵气。

“小满,泡泡糖吃多了不好。”成霜降睨了童乐一眼,严肃地对腿上坐着的小人儿道。

小小的针对了一下好友,小成却不准备回答林小满的问题。

直觉告诉他,这丫头根本就知道八十万到底是多少钱,她之所以故意这样问,是为了掩饰自己和普通小孩子的不一样。

至于为什么不一样,成霜降也说不清楚。

“哈哈,小姑娘,这八十万够你吃一辈子的泡泡糖了!”

钱老笑起来,脸上的肉都在抖。

“我倒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贵客,让钱兄笑得这么高兴!”

帘子突然被人从外面撩开。

金宝斋的管事一脸为难地在杵在外面,而撩开帘子的老人已经朝里里面走了。

“钱老,我已经和刘老说过了您在待客……”

钱老只抬了抬手,笑眯眯地看向门口。

“我说今儿个怎么一大早就听见喜鹊在叫呢,原来是老弟要来。”

他的声音里让人听不出任何不悦。

“这不是三年一度的鉴宝大会要开始了吗?我就想在老哥的地盘上转转,看能不能淘两个宝贝回去撑门面。”

“你手上的宝贝还少吗?就上一届鉴宝大会上,你可是凭借一尊佛像独领风骚。”

“什么独领风骚啊,那都是你和会长让着老弟我。钱兄随便一出手,可就是王羲之的真迹。”

上一届他是靠着那尊佛像险胜一筹,但风头却是被钱金宝抢走了不少,这笔账,他可都记着呢!

刘宗明眼底闪过一抹阴鸷,在抬眼时又是笑容满面。

“什么真迹不真迹的,会长不都说了存疑吗?”

钱老像是丝毫没听出人家话里的不满,胖乎乎的老脸是一副装傻充愣的表情。

是啊,存疑的玩意儿,你还拿来抢老子的风头!

刘宗明心里又是一堵,干脆转移话题。

“今儿个其实主要是小云想试试身手,你也知道她打小就对这一行感兴趣,也挺有天赋。”

这就是赤裸裸的炫耀了。

钱老目光沉了一下,做他们这一行的,最忌讳后继无人,辛辛苦苦收藏了一辈子的东西,被没有眼色的后人几下就败光了。

刘宗明的小女儿,确实有点天赋,对古玩这一行又有兴趣,一直跟着他在学。

不像他家,儿子整天跟死人打交道,女儿又一门心思钻进钱眼里,在生意场上混得风生水起,对古玩却是一窍不通。

好不容易生下两个外孙吧,啧,看这模样也指望不上了。

“哟,原来是小云想练手啊?那可淘到什么好东西了?”

钱老敛去对自家孩子的恨铁不成钢,笑眯眯地看向门口的女孩儿,朝她招手,让她进来坐。

刘云笙一进门,就不着痕迹地四处打量,

待到瞥见童乐抱回来随手放茶几上那一堆碗时,眼里闪过一抹亮光。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