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德园,文苑社后台。

苏漠推开眼前的那扇门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整整五年都没有回来过了。

他离开前刚漆过的木门,现在都已经斑驳了。

后台只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学员,用一双乌黑的眼睛打量着他。

眼前的陈列他都熟悉,可是人他已经不认识了。

“你干什么的啊?”那个小学员开口问道。

“我找你们班主,陆川。”

“班主台上呢,不给别人签名。”小学员一脸的不耐烦。

“我是他师弟。”

“我还是他师叔呢!”

小学员说完才一个激灵,捂住了嘴,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紧接着换了一副谦卑的样子。

“师叔这边请,师父已经帮您把大褂都备好了。”

苏漠进了更衣室。

“最近来找我们班主签名的实在是太多了,我还以为您也是粉丝呢,刚才我才撵走了两个,这才把您给认错了。”小学员隔着帘子,给苏漠道歉。

小学员见苏漠半天也不说话,心里发慌,要是告诉给班主他今天可就死定了。

“您还在吗?”

小学员有些不确定,伸手想挑开帘子看一看。

他手刚伸出去,苏漠就挑起帘子,缓步从更衣室里走出来了。

苏漠长得好看,挑帘走出来的那一瞬间,仿佛从民国穿越而来的翩翩公子,神清骨秀。

“没事。”

苏漠淡然的说道,撩起身后的大褂,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小学员生生看呆了,平时这后台来来往往的都是穿大褂的,就没见过穿的这么妥帖的。

他立在苏漠的身边,不说话了。

苏漠坐在椅子上,心里紧张,袖子里拳头紧紧的攥着,手心全是汗。

舞台上,陆川下台鞠躬,回到后台,抬眼便看见苏漠坐在椅子上,双眼习惯性的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算起来,这还是两个人五年来,第一次见面。

“苏漠。”

一个低沉但不粗哑的声音在苏漠的耳边响起,他一抬头便对上了陆川的眼神,一下子站了起来。

小学员作为今天的主持人,已经上台报幕去了。

苏漠身上的大褂跟陆川身上穿的一样,黑色洒金,两个人隔空对望着。

五年里的那些想念和等待全都涌上心头,堵的人难受。

苏漠的鼻子一酸,把眼泪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下面请欣赏相声《黄鹤楼》,表演者,苏漠,陆川。”

时间仓促,根本没给两个人寒暄的机会。

“走吧,该到咱俩上台了。”陆川侧身,等着苏漠走到自己的身边,与他并肩走上台。

小园子的观众都是熟客,冷不丁上来一张陌生的面孔,还是压轴的位置,都有些疑惑。

苏漠:“大家可能对我不太熟悉。”

陆川:“看着面生。”

苏漠:“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文苑社的演员,我叫苏漠。”

……

苏漠以前也是有过一点点粉丝的,每次上台前也有送礼物的,可是已经过去五年了,认识他的人早已经不在台下了。

下场门坐了七八个人,都是文苑社新收的学员,在一旁一边听一边学,见苏漠走上台来,议论开了。

“苏漠不就是班主总说的那个苏师叔吗?”

“不愧咱班主总夸,苏师叔长的还真清秀啊。真不知道当年几位师爷是怎么狠下心把这样的一个玉人赶出去的。”一个胖子顶着星星眼说道。

“就是不知道唱的像不像咱们师父说的那样好了。”

“一会就知道了。”

陆川朝着下场门这边瞥了一眼,颇有威慑力,学员一个个都闭紧了嘴,表情严肃的看着台上。

一场听完下来,下场门这几个人就算没入学几年,也能准确的指出来苏漠的毛病。

他几乎就没有跟台下的观众互动过。

他是完完全全是照着本子演了下来,当然效果就是除了苏漠一开嗓,众人惊艳,鼓过一次掌,之后就再也没有了什么反应。

“我就说这长得好看,相声还说的漂亮的,全天下就咱班主独一份了。”胖子感叹。

“真是,真是。”旁人都跟着应和。

苏漠和陆川两个人说的是最后一场压轴,每次说完最后一场,演员们下台,还要被主持人拦回来,再说上一段,叫返场。

返场的演出时长就要根据观众的喜爱程度,陆川是名角儿,现场的人大部分都是奔着他来的,苏漠赶在陆川前面弹了一小段月琴之后就下台了。

苏漠换好了衣服的时候,正赶上陆川也从台上下来了。

“跟我一起去医院看看杜鹏吧。”陆川一边说,一边走进了更衣室,步伐很是匆忙。

苏漠怔了一下,点了点头。

车上一直都很安静,杜鹏是之前陆川的搭档,但是前几天突然生病住院了,社里本来的人手就不够,今天跟陆川说一场的那个演员,嗓子不是很舒服,陆川就把苏漠给叫来助演了。

“杜鹏他怎么样了?”苏漠感觉眼下的气氛,似乎不适合矫情的寒暄,开口打听起了杜鹏的病情。

正在开车的陆川闻言,轻摇了摇头,神色严肃,苏漠明白了。

刚刚赶到病房外,就听见病房中传来一阵哀嚎声,把苏漠吓了一个激灵。

“别怕,没事。”陆川伸手扶了一下苏漠,“他总这样。”

苏漠刚刚一进病房,就看到一个护士手里捏着药瓶,撵着一个穿病服的胖子。

“川哥,川哥,你快来救救我啊。”杜鹏一眼瞥见陆川,像是看到救星一样朝着他扑了过来,一下子就撞到了陆川那相对单薄的小身板上。

苏漠的心尖颤了两下,看到陆川还稳稳的站在地上,才放心了许多。

“苏漠。”

胖子杜鹏躲到了陆川身后才发现了苏漠也来了,他总共也没见过几面苏漠,但是经不住陆川总是念叨,一眼便认出了他。

五年的默契,让两个人见面问候的语调都如出一辙,苏漠的心里有点不舒服。

“我今天叫他来串场。”陆川笑了笑说道。

“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喂他吃药。”陆川对着还在房间内的护士说道。

护士听了陆川的话,推着小车出了病房,临走还朝着杜鹏跺了跺脚:“都多大的人了,吃个药还怕苦。”

杜鹏不服气的撇了撇嘴,朝着护士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护士走了,杜鹏又一下子跳回到了床上,拉了一个枕头靠了过来,苏漠和陆川并肩坐在他的病床旁边。

陆川随手拿起来一个苹果,打开水果刀削了起来。

“川哥,我怎么觉着我以后穿不了大褂了呢。”

苏漠皱了皱眉。

陆川手里的刀一顿。

“胡说。”陆川语气不是很友善。

“今天安子来看我,还没说几句话呢,就开始哭,搞的整个医院的护士都来看笑话。”杜鹏耸了耸肩。

陆川眼皮也不抬,手里稳稳的削着苹果。

“他什么样你不知道,得个感冒就感觉自己快死了。”

杜鹏想想也是。

“他还是少来看我吧,指不定哪天就让他吓死了。”

陆川和杜鹏五年来在台上磨练的默契十足,加上苏漠本来就沉默寡言,两个人对话行云流水,苏漠在中间根本插不进去话。

从小一起长起来的情谊,果然抵不过这几年艰难时刻的陪伴,感情的新旧更替,本来就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苏漠的心里忽然有点不是滋味。

陆川的苹果削好了,收起了刀,抬头看都没看杜鹏伸出来的那只小胖手,直接就把苹果递到了苏漠的面前。

苏漠愣了一下,心里一下豁然开朗,接过了苹果,啃了一口。

“川哥……”

杜鹏哼哼了一声,他在来之前就听说了陆川跟苏漠的关系最好,但是没想到陆川竟然能偏心到如此地步,直接越过他这个病号。

陆川抬起头看着杜鹏眨了眨眼,反应慢半拍从果篮里直接挑出了一个苹果,送到了杜鹏面前。

“你也要吃?”

杜鹏看着那个没削皮还没苏漠手里一半大的苹果,委屈巴巴的说道:“你好歹也给我洗洗吧。”

陆川愣了一下:“你以前不都这样吃吗,你还说什么来着?”

“我说这样方便。”杜鹏咬着牙说道。

医院走廊上。

陆川和苏漠从病房里出来,两个人并肩走在医院惨白的灯光下,苏漠才想起来陆川脚上好像还穿着舞台上穿的那双软底布鞋。

“他什么时候能回社里啊?”苏漠问道。

陆川长叹了一口气,说话的语气也很是低沉:“不知道。”

就这一个动作,苏漠就知道刚刚病房当中说的那些话,不过是安慰杜鹏罢了。

“社里现在应该很缺人吧。”

“极限工作更能压榨他们的潜力。”陆川笑了笑。

苏漠顿了一下,小声的说道:“其实我可以……”

“文苑社这几个人还能忙的过来。”陆川一下子就打断了苏漠的话。

苏漠的脸色一变,脚步也停住了。

陆川回头看着他,笑着说道:“今天就是大奇那个死胖子请假了而已。”

苏漠咬着自己的嘴唇,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