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毛这个人,平时不显,但关键时刻,骨子里有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

这也是他十几岁会被福爷带在身边的原因。

被几辆车逼入绝境,二毛眼神坚定,透露出一股决绝,目光直视前方。

他企图直接从两辆警车之间撞过去。

而且,这是河边的公路,只要他一撞,再加速,整个车身就会直接飞跃进河里。

佘队在后面似乎也看出了他的意图,立马在通讯器里大喊:

“拦住他,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冲进河里,他想带着人质一起死!”

他恨不得自己现在能飞过去,跟电影里的超人一样把二毛的车跟徒手托起来。

两辆警车也是措手不及,没想到这个人会做出如此不要命的事。

二毛完全没想到,就在他猛轰油门,想要冲出警方的包围,直接把车开进河里时,林小满强忍着刀伤,从后备箱爬到了后座。

并用她自己的绑伤口的绷带死死地勒住了二毛的脖子,让他在关键时刻一下子失去了反应能力。

结果就是,他与两辆警车相撞,车子却被撞熄火了。

“妈的,这个不要命的东西!”

听见三车相撞,佘队破口大骂。

但幸运的是,当时在场的其他警察立马从警车上下来,把三辆车上的人都分别救了出来。

那两辆被撞的警车上的警车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而二毛被人从车里拖出来的时候更是满脸的血。

林小满的位置,全靠她自己躲在了驾驶座椅后面,她的绷带还勒着二毛的脖子。

只是她腰腹处那个刀伤已经裂开了,鲜血不停地从伤口渗出来,看起来甚是惨烈。

她整个脸色卡白,人已经晕了过去。

“快,先救小姑娘!”

“多亏了她,不然这车开进河里,三个人都得死,我们警方这次捅下的篓子就大了。”

佘队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看见小姑娘在昏迷的时候还保持着用绷带勒住犯罪嫌疑人脖子的姿势,抹了一把脸上的汗。

幸好,幸好,这姑娘机灵!

林小满二次送进医院紧急抢救,警察这边通知人家家里人的时候还在不断地道歉。

而医生那边送进去之后也很快出来了,伤口崩开,需要再次输血。

她那伤口本来就还没长好,不能乱动。

她硬撑着从后备箱爬到了前面驾驶座不说,还自己解开了绑着伤口的绷带,在医生看来,这简直是不要命了。

“病人需要输血,你们谁是孩子的父母,去验一下血。”

医生这样一喊,林全贵却顿住了脚步。

还是白桦在后头推了他一把:“全贵,你快去撒,小满需要输血。”

“师嫂,小满是a型血,全贵是b型,小满可能像她妈妈。”

“咦,不一样啊,还真稀奇,我们家睿睿就随了他爸爸。”

“那怎么办,让医院赶紧去血库看看有没有存货吧,总不能让小满就这样耽误救治。”

警察这边,犯罪嫌疑人被送了进来,两个警察也进了医院,就那个自首的刘红,也受了轻伤,在医院包扎,比林小满这边还忙,一时没顾得上。

佘队那边还在接局长的电话挨骂,说他做事不考虑后果,敢拿普通人民的安全开玩笑。

开始佘队还乖乖听上头骂,最后直接跟上头吵了起来。

“我他妈怎么搞事了?那都是小姑娘执意要去的,又不是我逼着她去的。”

“而且,人家不是为了我,是为了童安。”

“什么为什么,我怎么知道那么多的为什么,她跟童安认识呗!”

“是那小姑娘自己想要永绝后患,人家受害者都有这样的胆识,我们总不能连她都不如吧?”

“人抓住了,是是是,老子回去就停职,你先等我把这个案子办完!”

他这边和局长吵完,小郑和女警小姐姐都盯着他看。

两人具是一脸崇拜的表情,看得佘队一肚子气。

“看什么看!叫你们俩办的事儿一件都办不好,现在还有脸在这里看老子的笑话?”

“不是,我们没有笑话佘队,我们是想说,您老人家威武!”

女警小姐姐直接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和局长正面吵架,除了他们佘队,只怕也没别人了吧?

“对对对,我也是想说队长威武!”

小郑立马跟着拍马屁,丝毫没有站到自己的局长叔叔那边。

“呵呵,你们俩就贫吧,都什么时候了?和交警那边做好沟通没有?让他们替我们挡一下那群疯狂的记者,就说是一起普通的交通肇事案件。”

“那边的陈队不同意,说他们不想背黑锅,也不想被记者缠。”

这个,女警早就打过电话了。

“不同意也得同意,难道还要我亲自去跟他沟通吗?你告诉他,如果不同意,我立马让童安给他打电话,是童安的案子,我看他敢不敢坏童安的好事!”

“这招管用吗?”

女警小姐姐不相信,童队的面子那么好使?

“不是童队面子好使,而是童安以前凶名在外,谁敢坏他的事,他就敢找到人家单位去。”

“他曾经给交警队队长都骂哭过的,就因为人家没配合他的行动,耽误了一分钟的时间。”

“……”

“童安虽然离开我们省好几年了吧,但你们可能不知道,他就是那种虽然不在江湖,但江湖依然有他的传说的存在。”

“佘队,您什么时候能有童队那么威风,咱们警队的破案效率说不定都能增加不少。”

女警已经开始对童队搞盲目崇拜了。

却没想,她的话,只换来佘队一阵冷笑。

“呵呵,等你佘队我下辈子投个好胎吧。他不是头铁,他是后台硬,别人都不敢搞他,他搞谁,谁都还得捧着!”

这样的的人,确实比较容易建功立业,上面下来的太子爷嘛。

所以啊,有时候佘队就是看不惯童安,这人比他们优越太多了!

他一个电话,省厅都肯卖他面子。

当然,这也只是私底下传他背景很深,实际上,他最开始在基层那几年,没人知道他的背景。

只以为他是从基层爬起来的,上头领导欣赏他这种不计后果的作风。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