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贩子还自带枪支?

他不自觉想起那天文侦队的高杰回来的时候说,袭击那个文物研究所的研究员的人,也带了枪,还是那种自制枪支。

这就操蛋了。

人该怎么救?

他立马和局长通了电话。

“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确保孩子们的安全!”

又是这句!

恶狠狠地摔了转头手机,孟常掏了支烟点上,狠狠吸了一口。

许是吸得太猛,烟味儿呛得他连连咳嗽。

“牛二人呢?”

大家都吃饱喝足,又换了岗位,熊大开始清人,却没发现牛二的身影。

“他之前不是去拉肚子了吗?”

“你拉肚子拉一个小时?”

“他不是和巷口狗娃子换班吗?可能换班去了。”

“这不,狗娃都在这呢。”

熊大看向狗娃,眼底闪着寒光。

“狗娃,牛二是去和你换班了?”

“牛,牛哥没来。我实在饿狠了,就回来了。”

狗娃吓得直冒冷汗,他这也不算是自作主张。

之前换班,没到点儿呢,自行回来吃饭,另一个人再去也是可以的。

但今天家里的气氛不太对,他就有些怂。

“你说牛二一直没去巷子口?”

熊大揪住狗娃的衣领,把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瘦弱的狗娃根本不是熊大的对手,只能一个劲儿地开口求饶。

“应,应该去了。”

“妈的!”

熊大手一松,紧接着一脚就踹出去了。

“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

眼下才十点过,人都没睡,也不是冲进去救人的好时机,他只下达了个按兵不动的命令。

大张被强行叫回了观察点。

匪徒手里有枪,他什么防身的东西都没带,孟常不可能让人家去冒险。

大张虽有不满,却也无法反驳。

只能跟在孟常身边。

“屋里有什么动静?”

“有个男的好像在挨打,他们应该是发现了之前出去上茅房的那个人不见了。”

在挨打,也就是还没想着跑是吧?

孟常稍微松了口气,叫了下面的人原地待命。

巷口外,林小满和韩老师两人等在饭馆里,桌上摆着菜,两人都没怎么动筷子。

饭馆都把摊子摆在外面开始卖起了夜市。

这边到了晚上,也很多人出来瞎晃悠,喝点夜啤酒什么的。

这一对师生,就这么点了菜坐着,也没人觉得打眼。

直到外面月亮渐渐升上当空,孟队抬手看了一眼表盘,时间一分一秒地在过去。

用望远镜看,此时,院子里已是静悄悄的了。

“哨子,那边还有没有动静?”

哨子是接替大张潜到院墙根儿下观察情况的人。

“其他人应该都睡下了,只能听见那个挨了打的人在时不时地哀嚎。”

“糟了!”孟常心里一跳,把烟头狠狠摔在地上。

拿起对讲机:“b组,准备潜入,a组从正面攻进去,c组警惕……”

“人呢?”

孟常紧跟着跑到院子里,却发现,这么多警力,就摁住了一个在巷子口放哨的狗娃。

他被人绑在柱子上,身上伤得不轻。

“柴房有个后门,后门又是一堆柴挡着,所以,我们之前没发现……”

哨子羞愧地低下头,又把柴房里的灯拉开,指了指缩成一团的几个孩子。

“不过,他们人是跑了,孩子却没带走。”

“还不快给我追!”

“所有孩子都在这吗?”

孩子们显然是已经被关傻了,问话也不回,只知道哭,哭都还不敢哭出声来。

孟常只觉得一阵头疼。

结果还没等他缓过神来,一声枪响从后山传来。

紧接着是c组在对讲机里的声音:“c组发现歹徒,受到枪击,他们手上有人质!请求指示!”

“拦住他们!救下人质!”

张威一听说歹徒手里还有人质,直接越过孟队就跟着追了出去。

他动作奇快,孟常的速度根本比不上他。

“该死!留两个人,把孩子带出去,找那个小姑娘认人。其他人跟我追!”

结果几个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孩子被带出来,林小满一眼就看出没有秦梅。

没有秦梅,他们却是亲眼看见秦梅被带进去的。

林小满心下咯噔一声,和韩萧对视一眼,都发现了对方眼底的担忧。

“小妹妹,这里面没有你的学姐吗?”

“姐姐,这些一看就是被关了很久的了,一看也知道我学姐不在这些人当中。”

文职女警留下来负责安抚孩子,确认了被歹徒带走的人质恰好就是秦梅,她也和队长做了报告。

“我要先带这些孩子回警局,你们,先跟我们回去吧。”

他们等的那个孩子,被作为人质带走了,对方手里还有枪,能解救成功的几率实在太小。

“熊大,说好了不伤害孩子的!”

鼠哥看着被熊大用枪抵着头的小女孩,实在不忍心。

他家里也有个妹妹,才十来岁。

她还等着自己回家给她买糖糕呢。

将心比心,鼠哥是真的不想伤了孩子。

“叫你们的人,后退,否则,我就把杀了这个孩子!”

“放过孩子,束手就擒,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孟常不想让这伙人逃跑,可眼下,孩子在他们手里,他还真不敢轻举妄动。

“少废话!”

熊大一巴掌抽秦梅脸上:“出声,让他们救你,否则你就只能死!”

秦梅是从来没吃过苦的,这本来就被吓傻了,又加上之前被下了药,一直昏昏沉沉的。

这被打了一巴掌,立马就哭了。

她以为自己还是开不了口,结果张口却发现能说话了,立马激动大喊:

“救命啊。警察叔叔,快救我!”

“呜呜……快救救我,我不想死……”

“我家有钱,有很多钱,你们联系我爸爸,让他拿钱来换我呀!”

秦梅还有点懵,一直以为自己是被绑架了。

电视里不都是要给家人打电话要赎金吗?

她家有钱,为什么她爸爸还不来救她!

“你家有钱啊?”

熊大抓住了重点,然后看向孟常。

“听见了吗?小姑娘说她家有钱。我们也不要她的命,只要让她家里拿出二十万的赎金就行了!”

既然是有钱人家的小孩,那就歪打正着,正好打着要赎金的名义拖延时间!

“这不是添乱吗?她吼什么家里有钱!”

孟常气死了。

“张威呢?”

之前他们也不了解这孩子的家境。

结果现在她自家有钱的事,被她自己宣扬出来了。

歹徒的反应却叫他有些疑惑。

他们到底是人贩子还是绑匪?

不是把孩子卖到偏远山区去的吗?

怎么现在改要赎金了?

他就没见过这么不专业的歹徒。

“没见着人啊。”

“他不是比我们还先追来吗?”人去哪里了?

他是想找张威来问问,他认不认识这个小姑娘。

看能不能安抚一下。

结果人都没见着。

但孟常一抬眼,就发现了一个人影在树林里一闪而过。

这是绕到敌人后方去了?

“去准备赎金,否则,隔十分钟,我就弄断她一根手指!”

“你先别轻举妄动,我们已经通知了她家里人。她家里人正在准备现金。”

孟常瞥见后面树影斑驳处多出来的一个手势,冲着那处,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老鼠,把孩子的小拇指切下来!”

熊大似乎也察觉到警察们正在做什么部署,脸上表情阴狠,从后腰摸出一把刀来。

可鼠哥迟迟没有接过那把刀。

“熊大!”

鼠哥不愿意,气得熊大照着他的胸口就是一脚。

也恰好是那一脚,让他堪堪避开了从身后飞来的子弹。

原来,是大张绕后抢了一个警察的枪,对准了熊大的后脑勺。

而他阴差阳错地避开了。

熊大反应很快,从鼠哥手里抢过孩子,抱着就往旁边的小路跑,跑的时候,还不忘朝着刚才子弹飞过来的方向开了一枪,

“砰砰砰……”

枪声接连响起,歹徒四处乱窜,他们也不是每个人手里都有枪的。

就算有,就临时练了几天,准头也不行。

没一会子的功夫,除了逃跑的熊大,其他人都被抓住了。

“快!追上去,孩子还在他手里!”

大张也没想到,对方的枪法还挺准,他闪身避开了要害,胳膊还是被擦伤了。

他跟着追上去,一直和熊大隔着不远的距离,两人你跑我追,展开了一场持久的拉锯战。

孟常让一部分人把其他歹徒都铐了,留在原地守着,而自己却带着人追了上去。

可等他带着人追上大张的时候,却只见他手里抱着个孩子,那个壮汉已经不见了。

“人呢?”

“他朝这里跳下去了。”

这是一条山涧小溪。

顺着溪流出去,是陵江的下游。

孩子被扔下,大张不可能丢下孩子不管而去追人。

这孩子受了惊吓,早就晕过去了。

身上还有多处擦伤,应该是壮汉带着她逃跑的时候慌不择路蹭伤的。

“我打伤了他一条腿,应该跑不远,你们去追吧。”

这已经没他什么事了,大张顺手就把枪还给了之前被他抢的那个警察。

那动作,干净利落的。

“给我沿着溪边找!”

非得把人找着不可!这人太嚣张了!

大张回头,就跟着警队的车回了警局。

林小满和韩萧还等在警局呢,有人在给秦梅处理伤口。

她此时已经醒了过来,不过,一直在哭,收不住口的那种。

回到警局,韩老师跟警察去交涉了,而林小满却是被带着去见了秦梅。

一见到林小满,就抓着她的手不放。

“好了,你别哭了,这不是得救了吗?”

“呜呜呜,林小满,是你听见了我的求救对不对?”

秦梅一边哭,一边将林小满的手腕儿都要拽断了。

“是是是,没听见我怎么报警让警察救你!”

“我就知道……嗝……就知道你一定会救我的!”

她当时被人抓住的时候真的好怕啊,喊出林小满的名字都已经用光了她所有的力气。

幸好,幸好她听见了!

也没有因为之前自己对她不好,就见死不救。

“谢谢你,谢谢你!”

出了这么大的事,秦爸爸那里肯定是瞒不住了。

人救回来了,韩老师这边就直接给秦爸爸去了电话,同时也给宋老师那边说明了情况。

秦爸爸当即就从嘉市赶到了省城,宋老师也匆匆赶到了警局。

“梅梅,你没事吧?”

宋老师是真被吓得不轻,她怎么也没想到,秦梅差点被绑架。

如果秦梅没有被救回来,她如何向秦爸爸交代?

“宋老师,您别这么大声,秦学姐才刚刚睡着。”

林小满的对着宋老师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宋老师还想说什么,却被校长拉走了。

“等下秦爸爸来了,你还是想一下怎么跟他解释吧。这件事,虽然我们没有错,是秦梅同学自己调皮往外跑,但到底是我们没把孩子给人家看好。”

庞校长也有些后怕,之前听韩老师说了情况,他还特地给自己在警局的同学打了电话,请他无论如何也要帮忙把孩子找回来。

说丢的是他们嘉市一位企业家的孩子,是人家的独苗苗,如果找不回来,后果不堪设想。

“老黄,谢谢你,如果不是你们警察行动及时,还不知道我们学校这孩子会怎么样呢。”

旁边的警局大领导黄局长,淡定地和老同学握了个手。

谦虚道:“让孩子受了点苦,是我们的失职。等我们在外面追捕逃犯的同志回来了,我一定严肃地批评他们。”

“老黄,这么多年,你这严谨的作风怎么一点也没变啊。孩子们都救出来了,那才是最重要的。应该表扬,必须表扬!回头我就给你们局里送一面锦旗!”

去你妈的,劳资稀罕你那一面锦旗?

死胖子每次都无事不登三宝殿,最是不肯吃亏的。

连顿饭都舍不得请,一面锦旗才花多少钱?

抠死你算了!

“呵呵,那我就替我的警员们谢谢庞校长了。”

“好说,好说。”

校长和局长在叙旧,宋老师一直拉着林小满询问情况,直把林小满问得不耐烦了。

等到秦爸爸赶过来,宋老师期期艾艾地去和人家解释,她才终于松了口气。

结果就是,第二天回去的时候,秦梅死活要让林小满坐她家的车和她一起回去。

她现在还走不了,得等孟队他们回警局,协助调查以后,再离开。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