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我们一个年级的,如果您或者其他人家有想卖蜜桔的,也可以摘了挑两箩筐下河边去卖。”

“只要你们的蜜桔甜,我保证很多师生都会买的!”

赵骁和严谨把小满夹在中间,两人都做好了跟这个壮汉打架的准备。

这个壮汉一看就不是好人,万一到时候不肯放他们走,他们就只能争取时间让小满逃跑了。

“老子屋头没得蜜桔,快滚!”

壮汉已经没了耐心,想到小丫头说的河边有一个年级的学生,他也没打算把这三人抓起来。

学生金贵着呢,那些老师最容易小题大做。

如果知道他们的学生不见了,肯定会到处找,说不定他们反而容易暴露。

听到“快滚”两个字,三人同时松了口气,严谨和赵骁同时松开了暗自捏紧的拳头。

可下一秒,那老屋里却传来一声老伍的命令。

“把他们带进来。”

“跑!”

赵骁把林小满往后一推,跟严谨同时看向壮汉。

待看清壮汉手里拿着的东西时,却又都不敢轻举妄动了。

“伯伯,你这是做什么?我们都是好学生,没干坏事,也没想偷东西。”

林小满都忍不住想爆粗口了,这男人身上竟然带了枪!

“放心,小姑娘,只要你们好好配合,老子保证不动你一根毫毛。”

“但保险起见,你们还是都跟我走一趟吧!”

他不知道伍哥为什么让他把三个学生带回去,这样容易打草惊蛇,难道他不知道吗?

“伍哥,您让大壮把人带进来做什么,三个小崽子,把他们赶走不就好了?”

“你懂什么?”

老伍抽了一口烟,这是农家自己种的那种旱烟,他撕了一张这家孩子用过的作业本,就那样卷着抽。

这味儿,只有老烟枪才受得了,太呛!

但见老伍抽得面不改色,兄弟们也都不敢多说。

“谁能保证那三个小崽子有没有听到我们的谈话?”

“还是伍哥英明!”

老伍脸上一条疤,一边眉毛就被拦腰斩断了一般,而他光着脑袋,后脑勺也一块疤,看起来比之前更多了几分凶神恶煞。

林小满如果看见他,肯定还是能一眼认出来。

那是她当年用茅厕里踏脚的板砖敲出来的。

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认出小姑娘来。

她心里也提着一口气,生怕因为自己,而连累了严谨和赵骁。

这可都是别人家的小公子啊,要是因为她和老伍那点儿旧怨,实在是不划算。

把三人绑起来关进柴房,收走了他们身上的东西,大壮就走了。

“伍哥,这三个小崽子还挺有钱的,竟然都有手机!”

“什么?”

伍哥一听见那三人手里有手机,噌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手机呢?”

他在小孩子手里吃过亏,所以这几年,脑袋上故意不留头发,也留着那道疤,就是为了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能掉以轻心。

这会儿听到大壮一说起手机,他就想起当年那个小孩,想起那个孩子,就脑袋疼。

“看一下,有没有拨出去的电话,还有求救短信什么的?”

隔壁被控制的林小满,心里也是一阵紧张。

她是挂掉了电话,也删掉了小成的通话记录。

但严谨那边,她偏着头去看严谨,严谨却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她恍然,论临危不乱,严谨这个军警世家出身的小孩,只怕是从小就开始接受这方面的训练了。

他怎么可能犯这么关键性的错误。

“都没什么可疑的信息,他们说他们一个年级的人都在河边野炊,我们把这三个孩子留下,只怕会生事端。”

“我记得,这家旁边竹林挖了洞子,专门用来藏红薯的?”

红薯洞,几乎家家户户都会挖,有点像北方的地窖。

里面用来放红薯,可以储存一个冬都不坏。

“对头,是挖得有。伍哥你的意思,把他们丢进去?”

“嗯,等我们安全转移之后,就把他们丢下去,任由他们自生自灭。”

是死是活,就看三个孩子的运气了。

“大熊,你腿脚不便,走也不好走,就干脆留在这里,要是有人盘问起来,就说没见过那两个孩子,白天在屋头睡觉。”

大熊,也就是几年前秦梅那场绑架案里面跳水逃出生天的男人。

伤了一条腿,走路有些跛,能力也大不如前了。

这些年过得很不好,之前一直东躲西藏的。

也就老伍回来之后,赏了他一口饭吃。

大熊记着老伍的恩情,绝对不会背叛他。

而这个房子,其实就是大熊的老家。

他也是知道这个地方,外面的人不容易找,才带了大家躲到这里来。

果然,等老伍他们,和三个孩子分别藏进邻居家和这一家的红薯洞之后没多久,就有人来找之前那三个学生了。

“大哥,你好,请问你见过三个大约十二三岁的孩子吗?两个男孩大概这么高,女孩儿将近一米六的样子。”

严词带了两个人来,韩萧坚持跟他们一起。

大家兵分两路,爬上坡,分别从两侧的农家开始询问。

这周围的农家,之前很多都只剩下老弱的在家,年轻人出去打工了。

而之前他们在这里藏身的时候,也是看中了大熊家的位置好。

进可攻,退可守不说,还不容易被周围的村民察觉到不对劲。

这一户算是半山腰上住着的,他们旁边两户一户住的是个瞎子老头,另一户住的是个老寡妇,带着个几岁大的孙子。都不敢多说。

而再要见人,就要走远一些才有住户了。

敲了两家的门,都没看到人,韩萧和严词两个人都有些急。

幸好,他们为了不吓到村民们,都是穿的便衣。

另一组,黄副队带着那个文职,已经从另一条路一直往下问去了。

“没看到,我今天一直在屋头睡瞌睡,也没看到啥子人来。”

“何况,就我们这个地方,鬼都不得来一个,莫说人了。”

“这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有什么好来的?”

“你看我们这里的路,都是爬坡上坎的,你们说的那是学生,怎么可能跑到我们这里来耍哦?”

老熊操着一口纯正的乡音,也没谁怀疑他不是这个村的人。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