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楼兰字间明小姐点《牡丹亭》,水中月准备!”

她这一喊,就听见,楼下楼上的男女服务生都跟着齐声喊:

“二楼兰字间孔小姐点戏……”

“这是,什么规矩?”

吓了孔大小姐一跳,幸好没说她的名字,否则岂不是改天整个帝都都知道她跑茶馆来听戏了?

“这是唱台。”

没等那位司仪解释,林小满就直接解释给她听了。

“这是一种让所有人都知道是谁点了戏的最佳方式,替你出名呢。”

那位司仪立马接口:“事实上,就是让大家都知道,是谁点了下一出戏。一般,点戏的人,在我们这儿就特别有面子。”

“有的客人,会寻着您的包厢来和您结交。”

“如果我们不希望有人打扰呢?”孔雀此时非常后悔自己这么高调地点了一出戏了,这哪里是听戏,这是惹事儿呢!

“那我出去的时候会把兰字间的牌子翻过来,那就代表不便打扰。”

见孔雀还是不太高兴,司仪忙解释了一句:

“其实,这只是过去延续下来的习惯,现在很少有不请自来的客人打扰点戏的人。除非,他们本来就很想认识您。”

“不过,明小姐是生面孔,不用担心会有人过来的。”

感情,是我不够出名啊?

“这是民国茶室,延续下来的规矩吧?”

林小满似笑非笑地盯着司仪,后者脸色变了变。

“茶室,那不是风雅之地吗?怎么会这么高调?”孔雀不明所以。

倒是兰忻墨,是看过一些小话本儿的人。

“民国把风月场所叫做茶室。”

说完,他自己都没忍住笑了。

这个地方,感情前身是妓院啊?

难怪它本名叫茶馆,是故意改了一个字吗?

还是故意投机取巧,沿用了茶室吸引客人那一套,又起了个巧名儿?

“以前,点的也不是曲子吧?而是雅妓?”

“各位客人放心,我们这里绝对不是那种场所,不过是沿用了茶室的一些方式……”司仪笑着解释,“很多人第一次来我们这里,都觉得这种方式很新奇。”

“也有人,特意过来体验这种点戏被唱台的乐趣。”

“当然,如果客人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也可以要求我们不唱台。”

“这样啊,是挺有新意的,难怪这里二楼男客居多,都是满足他们强大的虚荣心来的吧?”

“……”司仪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了,也不能这么说吧。

有些人本就把这里当成风雅之地,请客吃饭,在这里,再点两出戏,就出名了。

有的生意人,特地会到这里来,碰运气,万一遇到哪个想结交的人了,说不定就能成一笔生意呢。

不过,这话跟几个不谙世事的小姐少爷,也说不着。

在司仪心里,已经给他们定了位。

“行了,你先出去吧。菜先给我们上上来。我们听胡三儿介绍,说你们这里的菜色地道正宗,就招牌的,上几个吧。”

说着,孔大小姐翻开菜单,噼里啪啦点了好几个。

司仪是不负责点菜的,把站在这个包间门口的服务生叫了进来。

这个服务生,穿的是民国时期的学生装,倒也是一大特色了。

“看小姐点菜,也知道您是个会吃的,您放心,我这就去和后厨打声招呼,让他们优先给你们准备。”

“那就谢谢姐姐了。”

林小满最后看了一眼菜单,又加了个甜品,才把菜单合上。

司仪冲她一笑,推门出去了。

水中月此时已经在后台准备了,十分钟之后就能登台。

后台除了她,还有别的角儿。

一听客人点她的台,就有些不服气。

“哟,今儿个又有人点你啊?是你那个相好的带来的人吧?你倒是个人精,和那潘家园的向导搅和到一起去了。”

那胡三儿,为了她,可没少引人过来。

“紫鸢姐姐若是愿意,也可以找个相好的。”

水中月自小学的就是唱戏,但因为家庭遭缝巨变,让她不得不在这里来做兼职。

有胡三儿的帮忙,她确实快速在这里站稳了脚跟。

据说,这里的人,可以找到机会,若是被贵人看上,说不定能领她进另一个圈子。

她的目标本来就不是这个小戏台子。

所以,跟紫鸢其实根本没多大竞争关系,但偏偏对方一心找她的麻烦。

只是,这次点戏的是位小姐,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既然是女人,就不是她的目标了。

不过,水中月是个很有野心的姑娘,即便不是她想要的客人,她也迅速打扮好自己,以最好的状态去唱这出戏。

“梦回莺转,乱煞年光遍,人一立小庭深院。注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这声音一出来,就听得出,这唱戏的姑娘是有些真功夫的。

而且,长得确实不错。

哪怕画了花旦妆,但也可看出那窈窕的身段儿,是个可塑之才。

兰忻墨和林小满对视一眼,仿佛都看穿了对方的想法。

“小满,你说,我们公司把这个姑娘签下来,怎么样?”

唱戏的姑娘,眼睛里都是戏,如果让她去当演员,只要有真本事,肯下功夫,何愁不出名?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又听了几句,越听,林小满也越赞同兰忻墨的想法。

然后,两人齐刷刷看向孔雀。

“你们俩这么看着我干嘛?”

“你的第一个艺人,就是她了。”

“我们一起帮你物色的,你觉得怎么样?”

起点不高的小姑娘,最初孔雀才能压得住。

而且,这是一份知遇之恩,除非这个水中月真的忘恩负义,否则她都以后都不会背叛孔雀。

孔大小姐既然想当经纪人,自然是要有自己的班底的。

“你不是让我先从助理做起吗?”

“所以,我们也没让你现在把她签下来。你可以再来几次,点几次她的台子。”

“如果她真的不错,就先把她签下来,然后送她学专门的演技。”

“她学个一年半载,你就先做个一年半载的助理。以后,你出道,她出道,不就行了?”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