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死你算了,梳妆盒不值钱,那就是梳妆盒里有更值钱的东西呗!】

“东西,什么东西?”

林小满稀里糊涂地,没明白七宝的意思。

【不是还有个打不开的暗格吗?你打开不就知道了?】

暗格?

是说那个小屉?

林小满再次把梳妆盒打开,伸手去抠那个小屉,但那小屉像是被焊死了似的,根本抠不开。

“这个我没办法打开。”

废了半天劲儿,只能把东西收好。

怎么办?

回山上向师父求助呗!

师父见多识广,肯定有办法的。

她又去隔壁打了个电话到收购站,黑子接的。

“四哥没回来,他下乡收东西去了。”

最近四哥神神秘秘的,其实黑子也不知道他在干些什么。

白天晚上都不见人影。

“他说如果你打电话过来,就告诉你,那件事,还没有眉目。”

那件事?

林小满一下子就明白了。

那东西,她知道大概位置,却不知道很具体的,竹林村那一片都靠着河边,铜钱到底是在哪个位置打捞起来的,也不确定。

董逍的时间有限得很,白天还要下乡收东西。

晚上吧,据说他自己租了一条渔船,说想尝试一下自己打鱼的乐趣。

既然只是兴趣,总不能天天晚上都去吧?

你天天都去河边,还尽在那一片地方,人家肯定得怀疑。

林小满对董逍还是很放心的,董逍这个人,不是莽夫,属于有勇有谋的成长型人才。

所以,她也不催。

“没事,你告诉他慢慢来就好。”

电话那头,黑子还生怕她生气。

这位可是小老板,人家年纪小,可脑袋聪明啊。

这废品收购站,工作看似上不得台面吧。

但你别说,有董哥那双慧眼,已经淘换到了不少好东西。

平常走乡窜村的,都以为只是收个废纸,破铜烂铁什么的。

可耐不住人眼睛毒,看到有好东西,也当成破铜烂铁给收起来啊。

就后院那谷仓里,就存了不少好货了。

董哥也暗自联络了渠道,隔三差五有人来看货,都是一些老物件,价格不像古玩街那样见客就宰,但胜在实在!

这不,这一条已经经营成了暗网,现在开始有人往这边下单子了。

某某局长想要往上挪一挪,老领导闲来无事喜欢写个书法陶冶情操什么的,就预定两块好墨。

某某少爷回家讨家里老太太欢心,想要个什么铜镜的。

总之,各种各样的订单都有。

不过,董哥说了,不接急件。

最少一个月,最多半年。

半年如果找不到的,那就作废。

这年头物件难寻,也没谁为难。

他们这边尽力,人家肯定也会在别处找。

当然,也有人听到风声,说他们收旧东西的,有些专门做羊儿客的,就喜欢把人往这边介绍。

介绍一单,是有提成的。

而且是卖家和买家两边收,加起来也不少了。

黑子给的价钱实惠,也不会黑吃黑,做人还地道。介绍个大一点的单子,他就请人家去饭馆搓一顿,喝二两小酒什么的。

这样不仅把人脉经营起来了,还从喝酒之中打探到不少消息门道。

这么不知不觉,竟然行程了独特的关系网。

一来二去,做成了好几笔生意,渐渐地,在古玩一行,也小有名气了。

当然,也有人来找麻烦。

生意做大了嘛,不可能人家不眼红。

眼红没关系,黑子自己是打从记事起就开始混的,他拉拢人的手段很低端,却也很有效。

石头镇,镇上一帮子小混混就没有一个跟他关系不好的。

提起我废品站黑子哥,都是竖起大拇指——仁义!

不过,黑子还给大家营造了一种废品收购站身后站着人的氛围。

他会时不时讲一下,自己身后还有个大哥。

而大哥呢,是替别人做事的。

这个别人,身份神秘,且能耐。

你不管他是怎么把故事编圆的吧,就石头镇三教九流都不敢轻易得罪他,就是一重本事了。

这也是林小满后来才听说的。

这会儿,她还以为自己的废品收购站,就是个单纯的,搭着捡个漏的小摊子呢。

“对了,还有房子,已经装好了,你什么时候得空去看一趟。”

按照林小满的要求,给撞了什么简欧风,他是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总之装出来效果还不错。

设计师都没请,完全是林小满遥控指挥,他让施工队领头儿去跑的。

人也是他从石头镇找的,混混出生,现在搞室内装修。

人蛮靠谱,就是年纪小的时候气性大,失手打残过人,蹲了五年鸡圈出来。

老婆跟别人跑了,丢下个小儿子跟着家里瞎子老太太过日子。

苦日子过过的人,特别珍惜每一次来之不易的机会。

黑子找到他的时候,人二话不说,给包圆了。

这人有点本事,自己蹲在里面的时候,自学过室内装修设计,出来又扯着一群兄弟干事业。

一起出来的就有几个,关系还特别铁。

在那里面一起扛过揍,一起揍过人,那就是过命的交情。

“装修得挺好看,我那兄弟都说你很有想法,让你改天去验收。”

什么把钱粉个雪白啊,厕所怎么做,厨房怎么做,阳台贴什么瓷砖,都按照林小满的要求。

不仅如此,人后来还接了那层楼另一户人家的装修,人家就是看上了这个设计,要求和林小满家装成一模一样的。

林小满倒是不介意别人抄袭创意什么的,反正这也不是她的原创。

但她的思路给了人家包工头启发,让人家在那一片出了风头,赚了钱,她也高兴。

“我改天就去。”

现在最重要的是说服她爸爸。

所以,到了晚上,送走了所有的亲戚,林小满在饭桌上就丢下了一个炸弹。

“不行!”

去嘉市读书?

家里哪里来的那么多钱供啊?

而且,她一个人跑嘉市去念书,人隔得这么远,那就是天高皇帝远,孩子把心跑野了,谁还管得住她?

林全贵一下就给否了。

当初就不该让她去嘉市。

这下跟被城里的繁华迷了眼似的,小小年纪,主意却越来越大!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