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我就说今天这肉怎么特别香,原来是叔叔做的,我还要吃!”

严谨也特地夹了一块。

水煮肉片,爸爸给她饭盒里挑的基本上都是肉片,菜都很少。

不算特别辣,但香味很足,肉片滑嫩。

“你爸爸竟然会做菜?”

赵骁一脸“惊悚”地看向林小满。

他爸会做什么?

家务从来不做的,妈妈在的时候呢?

赵骁回想了一下,记忆里的样子竟然有些模糊了。

只记得他带那个女人回家时,恶心的嘴脸。

有点羡慕别人家的爸爸怎么办?

赵骁心里的小人儿在呕酸水儿,不开心。

“我们小满爸爸可是大厨级别的,她爸爸还会摄影,这次还参加了全国摄影大赛,说不定啊,一下子就成知名摄影师了。”

“厉害吧?”

兰兰是个小满吹,小满的一切她都喜欢。

别看林爸爸在外面严肃,在女儿面前也不苟言笑,但在女儿的朋友面前,反而很大方也很和善。

以至于,蒋玉兰很喜欢来林家,并且一点也不怕林爸爸。

林小满:我家亲戚们的孩子看见我爸爸就吓得瑟瑟发抖。

还有严谨,严谨可能不是不怕,而是不知道什么是怕吧。

反正他每次去林家,都是找林小满做作业的,林爸爸也很喜欢他。

而且,林爸爸很好笑,他不会觉得女儿和男生做朋友有什么不对。

只要是好孩子,他都喜欢。

“嗯。”

赵骁敷衍了一句。

紧接着几人边吃边插科打诨,赵骁只是偶尔插一句话,看见他们三个人熟稔的相处方式,他又是不屑,又是羡慕。

最开始知道这三个人关系好的时候,赵骁其实非常看不上的。

特别是严谨,他一直觉得严谨和两个女孩玩,没出息。

虽然成绩好,但有可能就是个书呆子。

但当听他们聊天,又发现,严谨好像不是除了读书什么都不懂。

“十一月有一场数学竞赛,你们参加吗?”

蒋玉兰突然想起来,数学不是她擅长的科目,她就看林小满和严谨。

“我怎么没听说过。”

林小满一脸懵逼,怎么就有竞赛了?

“你当然没听说过,哪次不是到报名截止的时候老师亲自来问你才把的名字加上去?”

“每次严谨说过,你都会忘。”

“还敷衍他说已经报过名了。”

“呵呵,我这不是为了给其他学校的同学一次机会吗?免得人家太恨我。”

只要有她在,别人就没拿过第一,这样不好。

而严谨,更是千年老二。

“我连续了拿了三次数学竞赛的一等奖。我也想给别人大展身手的机会嘛。”

“虽然我每次都拿第二,但我还是不想失去你这个对手。”

严谨凉凉地看着她,好像在说,你不参加试试?

“可是严谨,奖状和我们家的书房看起来很不搭诶。”

“我奶奶快把我书柜那一面墙贴满了,看起来可丑了。”

说白了,她就是嫌弃数学竞赛每次都是个奖状,怎么就不能来个实质性的东西,或者,做个奖杯也好看一点啊。

“对哦,你家装修超好看,唯一被破坏了的就是那面墙。”

“我家里我妈专门给我做了个橱窗放奖状奖杯获奖证书这些,平时把橱窗关上,看起来还好。”

“你要原谅我奶奶那种老年人的审美,我觉得如果我从幼儿园开始就在嘉市读的话,估计我奶奶连大红花都给我贴墙上。”

“我的奖状和我爸还有我爷爷的军功章是放在一起的。”

赵骁:所以你们都有很多奖状,以至于家里都装不下了?

他好像有一点点想立马摔饭盒走人。

我真他妈不配和你们交朋友!

他想到朋友两个字,连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人家让他一起吃一次饭,就是把他当朋友了吗?

他怎么可能融入学霸的圈子?

“对了,赵骁,我记得你以前参加过钢琴比赛吧?赵奶奶还给我看过你的照片,那时候穿着白色的小西装,纯洁得像个小天使。”

不知道蒋玉兰为什么突然提到他,但说他像小天使,赵骁还是有些脸颊发烫。

但他一脸酷酷的模样,愣是没人发现。

“哇,钢琴比赛的奖是什么样的?”

林小满想起后世赵骁坐在舞台前弹钢琴唱歌的样子,那肯定是帅的一批。

原来人家小时候都是王子级别的啊?

“人家钢琴比赛,就是拿的奖杯,和我们这些比赛不一样。”

“果然名字好听的,比赛奖励都有排面。”

我完全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吃完一顿饭,他就觉得他完全看不懂这学霸三人组了。

他们聊的话题,真的很广泛,有很多他不曾接触过的。

又有那么一点新奇好玩。

林小满他们倒是一点自觉都没有,已经说到自己赌石的经历了。

“下次带你们长长见识,赌石比古玩街淘宝好玩多了。”

“小满你胆子有点大啊,我听我外公说,赌石一不小心就输得倾家荡产。”

“不过,你上次就赚了那么多钱,这次又赚了多少?”

林小满比了两根手指头。

“二十万啊?”

蒋玉兰两眼放光,

“小满,你真的是个小富婆了,这个周末请客吧!”

2100万。

算了,说出这个数据,估计兰兰也不会相信。

但请客这件事她还是答应了下来。

“太棒了,我要吃肯德基!”

蒋玉兰仿佛看见自己眼前放了一堆的全家桶。

家里不缺她什么,但严格控制她吃垃圾食品。

但出门和小伙伴们一起吃的话,她妈妈却是不管的。

以至于兴奋得忘了,他们当中还有一个严于律己的人。

“垃圾食品,我不吃。”

严谨对肯德基没兴趣,是因为他觉得那是不好的东西。

而林小满,是单纯的从上辈子就不爱吃油炸食品。

赵骁?

人家又没说要请他,他不发表意见。

“什么呀,每次你都这样说,我上次春游带过去的全家桶你敢说你没吃吗?”

“那是你逼我吃的。”

但那个味道,好像还不错。

严谨不想承认。

“那你想吃什么?”

蒋玉兰气呼呼地盯着他。

“火锅。”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