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没想啊?我也觉得是这样。没车的人有什么资格跑?我看你精神头挺好的,不如……”

“我精神不好,啊……”他立马打了个呵欠,“我好困啊,吃完饭就回去睡觉了。”

许一宁一想到堂哥不怀好意的眼神,心里就发憷。

“许一宁,二婶今天给我打电话了。说你去相亲,结果把女方得罪了。让你明天去赔礼道歉,关键是,还让我陪着你一起去!”

许一宁怕他?

他还生气着呢!

若不是二婶平日里对他还不错,他真不想干这种蠢事。

而且,对方不过是鉴宝协会一个副会长的女儿,竟然让他陪着去给人赔礼道歉?

什么鬼?

“赔礼道歉?怎么可能!哥,你是不知道那女人有多贱。你看,就小满妹妹他们仨,今天中午和我们一起吃饭吧。那女的眼睛就像落在小成身上了似的,那个花痴劲儿……”

他还没告状呢,那女人倒是恶人先告状了。

“我告诉你,那个女人谁娶了她,以后都得带绿帽子。她满脸都写着不安于室这四个字!”

“你跟我说这个有什么用?又不是我娶。”许一鸣嘴角微勾,“不安于室这四个字还能写在脸上呢?感情你学会了相面?”

“哥,这次你一定要站在我这边。那女人连小成这样的小男生都不放过,你说以后我跟她在一起,咱家还能有什么好名声吗?”

许一宁就差去抱着许一鸣的大腿求他了。

“咱家的名声就凭你一个人还毁不掉,你别太高看自己。”

许一鸣拍了拍堂弟的肩膀。

复而又给他支招:“你看人家姑娘在外面名声那么好,那是你一句两句话在长辈们面前就诋毁得了的吗?”

所谓,千里之堤毁于蚁穴,一件事,只会让人们以为是在诋毁。

那两件呢?

人们会对这个人的人品产生怀疑。

再之后,出现了第三件呢?

俗话说得好,三人成虎,原本就是一个装模作样的女人,怎么可能一直不露出马脚?

要么就是她的对手段位太低,要么就是,人家根本没把她放在眼里。

这回他为什么主动找上许一宁?

那是因为,听说许一宁在跟刘家小姐相亲。

而刘家小姐那位哥哥,截断了二乔的一笔生意。

不仅如此,还给二乔下了套。

据说,就是这位刘小姐出的手。

哥哥看起来就是个平庸之辈,妹妹却出尽了风头,还喜欢到处伸手,也不知道刘家是怎么教的女儿。

据说,还有个一心想往上爬的文化局副局长,把刘家这位奉为座上宾。

座上宾?

那老东西,莫不是成了刘小姐的入幕之宾吧?

“那我怎么办?”

“今晚不是要去赛车吗?你们才刚相亲,你就和人家吵一架,那是你没诚意。可如果你多约她几次,她不出来,那就是她没礼貌了。到时候你不就可以和你妈交代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许一宁一巴掌拍在许一鸣大腿上。

“三哥,还是你对付女人最有一套,难怪到现在伯娘都不催你交女朋友!”

“你要是敢在你伯娘面前提起我单身的事,那你的好日子就彻底结束了!”

把许一宁的手扔开,许一鸣露出两颗大白牙微笑着威胁堂弟。

“放心,我不提,不提。不过,你如果能帮我把我妈也搞定,那就更好了。不然,我跟着你和明远哥做生意吧?”

乔明远在做珠宝生意,他是知道的。

据说,每年还要去购买一大批翡翠原石,公司里还有他三顾茅庐才请出来的珠宝设计师。

“你每天的兴趣就是打架,泡妞,赛车,泡吧,什么时候对做生意感兴趣了?”

“我不是听说,前段时间明远哥买了一块什么破石头,结果开出了天价翡翠嘛?我也想试试啊,你看我从小到大打麻将都是赢钱,赌运好的人,赌那什么石头肯定也差不了。”

一听他们说起赌石,林小满竖起了耳朵。

“就你那叫赌运?小时候是大家都让着你的。你不知道吧?每次你赢的钱,回头二婶就补给我们了。”

这小子以为大家小时候就知道欺负他,却不知道,大家是看他可爱,都爱逗他玩。

因为其他人逗了,没什么反应。

就他,跟那小狗小猫似的,逗起来特别有意思。

二婶有时候看自家儿子被欺负得太狠了,就私底下跟他们谈条件。

不过,她自己也喜欢逗儿子,还总哄这小子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就跟那孙悟空似的,但为什么他没有孙悟空厉害呢?

是因为他身上的毛没有孙悟空多。

结果,这小子就到处去问人家吃什么才能长毛,或者让毛发更加旺盛。

人家以为他是想头发更浓密一点,就给他推荐了一款国外进口的洗发水。

他结果把洗发水倒进汤里,一锅汤都是洗发水的味道。

若不是二婶拦着,估计要被二叔揍个半死。

“你们!我不信!我真的赌运特别好,明远哥你相信我的是吧?”

许一宁直接越过自家堂哥,找乔明远说话。

“我相不相信你不要紧,明天跟我们一起去试试就知道了。不过,我倒是真知道一个在赌石方面赌运特别好的人,不过,他消失好几年了。”

赌石运气特别好的人?

林小满心道,他们不会说的是董逍吧?

“谁呀?”许一宁有种捋袖子和人一较高下的想法。

“那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来历,前几年在南边名声鹊起,结果回了嘉市,在嘉市没两年,又听说得罪了人,销声匿迹了。大家都以为他死了……”

不会真说的是董逍吧?

这说得怎么这么像董逍的成名史?

“结果,最近又有人听说有个姓董的出现在了古玩街,还开了一家古玩店,很多人慕名而去。可惜,谁都无法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当年的那个人。”

“他叫什么名字啊?”

林小满插了一句。

“董逍。”

“咦?”童乐听到这个名字,下意识地抬头看林小满,“这个名字怎么有些耳熟,是不是他还欠你三万块钱?”

他这么一说,乔明远和许一鸣的目光一下子就集中在了林小满身上。

“小满,你认识董逍?”

欠三万块钱又是什么情况?

“我……”

“等等,你是不是把他从孙浩手底下救走的那个小女孩?”

乔明远眼睛一亮,像是想起了什么。

“我调查董逍的时候,他的失踪,就是从那个小女孩救走他开始。后来他就销声匿迹了。”

“据说,他打坏了孙浩一件天价古董。孙浩让他欠了三年的卖身契。那位就是看中了他赌石的本事,他鼓动孙浩把所有的流动资金都投在了赌石上面,结果给人家赌了个血本无辜。”

“孙浩抢了他的女人,抢了他的房子,最后当街把他打了个半死。然后有人报了警,又有个小女孩站出来替他还了钱。”

“我原本以为,这些都是假的,但一听童乐说,他欠你三万块钱。想来,这些都不是谣言吧?”

董逍的资料,就摆在他的案头,他早就研究过无数遍了。

求贤若渴的心思,昭然若揭。

可惜,那个人像是凭空消失了似的。

又有人说,他和人一起盗墓,结果被兄弟背叛,在后头下了阴招,触动了墓里的机关,被活埋了。

众说纷纭之下,大部分人都已经相信了董逍已死。

只有他对董逍的本事念念不忘。

谁也想不到,会从林小满这里得到线索。

乔明远显得很兴奋,形象都不顾了:“小满,你真的认识他,对不对?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林小满眼神闪了闪,垮着小脸道。

“我如果知道他在哪里,就该追着他要债了。他不会真的死了吧?如果死了,欠我那三万块钱怎么办?”

“我们没听错吧?小满妹妹在几年前随手就能拿出三万块钱?土豪啊!”

齐嘉对林小满竖起了大拇指,他是真没想到,一个小丫头,会拿出三万块钱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你真不知道他的下落?”乔明远皱起眉。

这刚刚还以为马上就要柳暗花明了呢,结果一下子希望又破灭了。

“我如果知道的话,还不找他还钱吗?”林小满一副肉疼的表情,“这下好了,我的三万块钱是真的打水漂了。”

童乐根本不知道董逍一直在林小满手底下做事,还替她心疼。

“你看,我当初就说不该随便借钱给陌生人吧。你帮了他一场,他结果就消失了。说不定不是死了,而是不想还钱,把你当仇家躲呢!”

“不可能!”

林小满没开口,乔明远就斩钉截铁道。

“据我调查,董逍这个人非常讲义气,说话算话,不可能故意躲着小满不还她钱的。不过,你刚才这话倒是给我提供了一个思路。”

“莫非……”

乔明远一手托着下巴,作思考状。

“董逍是为了躲避仇家,才刻意隐瞒了自己的踪迹?”

许一鸣和他相当有默契,直接替他把想法说了出来。

“如果是这样,也说得通。孙浩不可能就这么放过他,损失了那么一大笔钱。”

林小满却在想,连乔明远他们都这么猜测,那孙浩呢?

他真的相信董逍已经死了吗?

当时那些人传回去的消息绝对是董逍已经被活埋在墓里了。

可只要有人打听,就知道那王家的祖坟又被挖开了第二次,第三次,然而,并没有人挖到尸体。

有一种可能是,没有挖到那个暗藏机关的耳室,或者耳室坍塌了,埋得太深,挖不出来。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人在坟墓第二次被盗之前,就被救了出来。或者他根本没受什么重伤,自己跑了出来。

王家祖坟被挖了三次不是什么秘密,孙浩如果起了疑心,很快就会找上董逍。

她避开几人,去洗手间给董逍打了个电话,让他最近注意一点。

“小满,你放心,我也不是以前那个董逍了。现在的董四郎,哦,不对,应该是你去街上听听,大家都叫我一声董四爷呢!”

四爷?

林小满不禁笑出了声,我还八阿哥呢!

“总之,你一定要小心,你虽然在一点点蚕食他的势力,但他毕竟背后还有人。何况,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我怕的不是他给我们带来麻烦,而是……”

那幕后之人。

“我明白,我会尽快解决他。现目前,我已经收集到了一些他参与文物犯罪的证据了。”

“那你尽量加快动作,但也不能打草惊蛇,否则,会给文队长他们的侦破工作带来麻烦。”

不仅是文队长,她怀疑,省城这边的高队长,之前盯的也是同一条线。

“我会的。”

挂掉电话,林小满一出洗手间的门,就遇到了小成。

“小成哥哥,你也来上洗手间啊?”她才刚把手机塞回包里呢,看见小成有些不自在。

倒不是故意瞒着他,但她觉得有危险的事,还是不要把他牵扯进来比较好。

“看你半天没回去,来找你的。他们要出发了。”

小成十几岁的性格就有点像老干部了,其实他对赛车这样的活动根本就不感兴趣。

但童乐和齐嘉都拉着他非要去凑这个热闹,他也就没反对了。

“哦,那我们快走吧。”

林小满没有主动去拉小成,她才刚洗了手,虽然没有真的上厕所什么的,但还是觉得从洗手间洗完手出来去拉人家很不好。

但小成却不介意,直接拉了她就往外走。

“小心一点。这里的路有点暗。”

“小满妹妹,快,上车,咱们去场地。”

“我刚已经约到刘云生了。待会儿你们可要配合我再气她几回。我就不信,气狠了她还不暴露本性。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一定要将她脸上的那层皮给扒掉!”

恶人先告状什么的,实在是太可恶了。

许一宁都没想到,刘云生真的会答应出来。

赛车可不比别的活动,不是每个女孩子都喜欢的。

或者说,像刘云生这样自诩名媛淑女的大小姐,是绝不会出现在那种龙蛇混杂的场合。

她们的言行举止,都是一板一眼的,很有规矩,怎么会允许自己像个疯子似的尖叫,或者在赛车上吓得面目狰狞呢?

这和她们的身份是不符的。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