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成哥哥,你怎么来了?”

成霜降穿着一件军绿色的大衣,看起来又精神又帅气。

“贵叔给我打了电话,说你要过来。”

说着,小成自然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只一段时间不见,成霜降却觉得好像已经很久没看见林小满了似的。

盯着她上下打量了半晌,才看向她身边的男人。

“这位是?”

“这位是萧清远,萧叔叔,考古队的专家。”

“萧叔叔好。”

小成顺着林小满的话向萧清远问好,却把萧清远气个脸青。

神他妈的萧叔叔,之前还叫清远叔叔呢,现在都疏远成萧叔叔了。

不对!

这个臭小子凭什么跟着她叫萧叔叔?

还去揉她的小脑袋,他之前摸一下,她都要把他的手打开的。

这待遇,差别也太大了吧!

“咳,小满,这个小男生就是来接你的人?”这未免太儿戏了吧?

林小满心说,当然不是他,但这没必要告诉萧清远。

于是她点了点头。

“萧叔叔,既然接我的人都来了,你就先走吧。教授爷爷他们还在等你呢。”

“这都中午了,让你们两个孩子一起,我也不放心,不然我先带你们去吃饭。等下再把你们送到住的地方去?”

萧清远其实也没真想多管闲事,但这个叫小成的小屁孩一脸“生人勿近”的模样,让他有些不爽。

而且,林小满确实是他带出来的。

现下看见接她的也是个半大孩子,到底还是不放心。

这样一想,他都忍不住要夸奖自己了。

啊,我真是个超级有责任心的大好青年。

林小满有些犹豫,看向小成,征求他的意见。

其实她可以直接拒绝的,成霜降这人,别说已经是半个成年人了,就算只有几岁,也没人能骗得了他吧?

“那我们请萧叔叔吃饭吧,我还得谢谢萧叔叔把小满平安送到嘉市。”

小成不是个多话的人,他提出请吃饭,就是想帮小满把这个人情还了。

因为这个姓萧的,一脸笑给人的感觉就是不怀好意。

“有我在,哪里会要你们两个孩子请客!”

说着,也不管俩小孩同不同意,就领着两人要找馆子。

车站周围的馆子,没那么高大上,都是些小店面,东西味道好不好不重要,只要能管饱,吃的人就很多。

萧清远是真的饿了,但走过一排排的馆子,看见那地板上到处的垃圾,桌上的油污,他就有种会吃到苍蝇的感觉。

这要怎么吃?

嘉市好歹也是省城下面一个比较大的市了,怎么连一个像样的餐馆都找不到?

小成看了一眼对方身上黑色的针织线衫里露出雪白的衬衣领口,深灰色的大衣上半点褶皱都没有的样子,就知道这人肯定是养尊处优惯了的。

他不怀好意地勾了勾唇,随意指了一家店。

“不然就在这吃,再找下去,只怕要耽误萧叔叔接下来的行程。”

“这家啊……”萧清远刚想说好,就看见收拾餐桌的服务员把桌上吐得到处都是的骨头用手抹到碗里,他下意识地皱眉。

真心吃不下去怎么办?

一低头就见林小满也一脸赞同的样子,拒绝的话他又说不出口了。

人家俩孩子都不挑,他一个大人挑什么?

何况,这个叫小成的男孩,也应该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吧?

他都吃得下,那自己为什么不行?

“好!就在这吃!”萧清远咬着牙点头。

林小满已经走进去,噌噌蹭爬上了一个相对干净的餐桌。

她可是看了好久,才找到这个桌子的,刚刚服务员才收拾好,拿纸巾再擦一下桌上留下的油渍就可以了。

“小满想吃什么?”

萧清远认命地走过来,学着林小满的样子扯了餐巾纸擦自己要坐的椅子。

小成的椅子已经被林小满擦了一遍了,他走过去坐下,习惯性地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

“我想吃豆花饭。”

一碗豆花,一个油碟,一碗米饭。

这年头吃饭,米饭是不要钱的,吃完还可以随便加。

豆花又是纯天然的豆食品,算是比较干净的了。

“豆花饭好吃吗?”

“好吃。”必须好吃啊,重生回来,她还是第一次吃呢!

不过,她前世这个时间段可没到过嘉市,也不知道车站旁边的几家馆子到底哪家好吃。

因为等车的人多,每家馆子中午都几乎爆满,也分辨不出来哪家最受欢迎。

“那我也要个豆花饭?”

他真没吃过豆花饭,但看小满眼馋的样子,味道应该不差吧?

“小成哥哥吃什么?”

“跟你一样吧。”小成对下馆子没什么兴趣,主要是为了还姓萧的人情。

“你们俩光吃豆花饭肯定不行,再来一个烧白,一个盐煎肉,一个炒时蔬,一个蛋花汤。”

林小满快速点菜,却见周围的人都在盯着她看。

她暗叫一声糟糕,这是都嫌弃她浪费吧?

因为在这里吃饭的人,可能大多数就点一个菜就着吃一顿了。

没人跟她一样,搞得跟吃大餐似的。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看向两人:“我不会点多了吧?你们可一定要吃完呀!”

不然我肯定要被人说年纪小不知道节约钱。

“放心。”看出林小满的心思,小成给了她一个眼神。

“不多不多,我还怕不够吃呢。”萧清远也对她点点头。

这哪里来的二傻子,这么多菜还不够吃?

这是饭馆里所有客人的心声。

不过看人家那穿着打扮,还有手腕上的金表,他们也说不出话来了。

有钱人家的公子哥儿,跑到车站吃小馆子体察民情呢?

“那我就放心了。”

不好吃的话,也都是你们吃,我反正吃不了那么多。

其实,饭菜没林小满想象的那么不堪,味道都还好,豆花清香,烧白肥而不腻,蛋花汤虽然寡淡了些,可喝一两口润润喉还是挺好的。

就是那盘炒时蔬有些一言难尽。

因为,萧清远吃到一只虫!

“啊!这是什么!”

他看着碗里青菜上与青菜差点融为一体的青虫,失声尖叫,彻底打破了公子哥的俊雅形象。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