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队长想说什么?”

“这个小姑娘的词汇量有点大,而且,她叙述案情的时候,就跟成年人似的。”

这不太像小姑娘啊。

“这有什么,有钱人家的孩子嘛,人家从小接受的教育就和咱们不一样,也早熟。”

“也对。”

严队收回视线,撇去心里那抹违和感。

“对了,严队,这是小朋友交给我们。”

小警察递过去一只手机,这是之前林小满交给警察的。

“严队,你看这绑匪还挺有钱的。”

“废话,那绑匪不是盗墓的就是走私文物的,能没钱?”

把装在证物袋里的手机往桌上一丢,又看向那个女警。

“小文,你查看一下手机里存了哪些人的电话还有短信,看能不能找出点线索。”

“小王,你联系一下文侦队,询问一下那个什么老三的信息,让他们队长过来一趟,跟咱们对接一下。”

“是!”

林小满他们到医院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只是八月份的天气,是真的能把人热死。

可能是要下暴雨了,不仅热,还闷。

医院里什么时候都不得清闲,像小姑娘这样的小伤,人家医生都没看在眼里。

还是许三少动用了关系,才终于轮上了他们。

“小姑娘去干什么了?怎么腿上这么多小口子?”

其实在警局的时候,伤口已经经过了初步处理,带林小满来医院也是考虑到伤口发炎的情况。

这么多道口子,虽然都是小伤,但万一发炎呢?

这个天气又炎热,发炎的话引起高烧的概率都会大大增加。

“我摔稻田里了。”

她逃跑的时候是经过了一片稻田的,那水稻叶子割腿上,一划就是一道血口子,汗水一流,真的是疼得要命。

“医生叔叔,我觉得我现在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一点力气都没有。”

“应该是脱力了,你这是在外面跑了多长时间?”

医生听她这么说,还给她做了个全面的检查。

最后得出结论,小丫头几乎超越了身体的极限。

用力过猛的后果就是,未来的几天估计都得在床上度过了。

而且还得泡热水,用按摩来缓解脱力造成的损伤。

“我先给你开药,然后做一次按摩。再之后,每天晚上泡热水之后做一次。”

说着,他又看向其他人,

“你们可以来医院做,也可以自己回去让人帮着按,按摩的手法其实很简单。”

“如果你们有人想学了自己回去帮小朋友按摩,现在就可以跟着我学。”

林小满刚想说,我自己就可以搞定,小成就自动站了出来。

童乐在小成身后,瞪大了两只眼睛。

他是真的从来没看见过小成对谁的事情这样亲力亲为。

他从小就是大院儿里的一霸,他因为得他们家老太太老爷子喜欢,在家的地位本就超然。

谁也没那胆子让小成帮着做些什么。

就连他家那些小辈,都没这个荣幸。

可现在呢?

小满妹妹厉害呀。

不仅让小成关心挂念,这敢情还放在了心尖尖上?

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一个六岁的小女娃,别人自然不会多想什么。

但童二货脑子里却冒出了三个字——童养媳!

没错,小成现在给他的感觉就是在养小媳妇儿!

这一次,林小满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事,小成心里有股戾气没法宣泄出来。

他整个人都沉郁了不少,完全不敢去想,如果小满没办法自救,或者在拿板砖拍人的时候失手,会有什么后果。

他认真地观察医生的按摩手法,结束之后,离开医院也是一言不发。

看着林小满被完好无损地带回来,钱老心里提着的那口气也终于松了下来。

这孩子,除开是董老关门弟子这层身份不说,本人也是非常讨喜的。

如果她真的出事,他也会觉得可惜。

何况,这次出事,也有自家外孙的责任。

“小三儿啊,这次的事,幸亏有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

钱老让人泡了茶,又准备了宵夜。

他本只是让几个孩子吃的,因为有了许一鸣这半个救命恩人的存在,也亲自下场作陪了。

“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你钱叔。别的地方我说不上话,但在嘉市这地界儿,古玩行里,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许三少还有些受宠若惊,钱老的脾性向来随心所欲,得他一句感谢,是多不容易的事情。

何况是许诺?

这小丫头就这么重要?

还是钱老单纯地想感谢他为自己外孙化解了危机?

毕竟,人家小姑娘被绑架,也有小乐没照看好的缘故在里面。

“钱叔这么说就见外了。”

在嘉市,他也要多亏钱老的照拂。

毕竟,想要拓展人脉,最好就是有人带。

钱老本还想问一下他那个被骗的元青花事件最后怎么处理的。

但这种被人坑的都是黑历史,人家没主动提,他也就不好意思开口戳人家的痛处。

许一鸣像是看出钱老在想什么,谈笑般地把那件事说给他听。

“你是说,有人以假乱真?赚两家钱?”

造假骗钱,他知道,但敢骗到许家头上,这是嫌命长?

“手底下的人,心养大了,伙同外人想给我下套呢。”

他没有说具体怎么解决了这件事,但一提到自己被手底下信任的人下了套,许一鸣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关键是,那人和许家某些不安分的东西裹到一块儿去了。

听说,真东西被他们换出去想和外国人交易。

真当他是被家族贬到嘉市的软柿子呢?

文物走私举报了解一下?

许三少也是个狠的,查出来之后,把人家那条线都给端掉了。

只是,听说那个青花大碗也完全是阴差阳错到了林小满手里,却又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损失了几千万对于他来说不是大事,能够挖出坑害许家吃里扒外的蛀虫才是最重要的。

“你处理起这些事情来也越来越得心应手了。我前几天还听你们家老爷子夸你呢。”

“夸我?”

许三少冷笑,他们家老爷子是越老越糊涂了,还偏偏不服老呢。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