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今天!”

“没得啥子好赶的,东西没做齐的我们赶到做就行了。”

这是老大家的二女儿,林小满的二堂姑开的口。

这个女人最刁钻,心眼儿也坏,嫌贫爱富,势力得很,林小满最看不惯的人就是她。

其实她自己没什么本事,就是仗着她爸爸和她姐姐,后来做了好些仗势欺人的事。

“对头,我女儿说得对,就今天还好点,省得把场子扯到屋头一天二天耽搁大家的事。”

苏婆婆力挺女儿,还觉得自家二女儿说得很好。

林小满看向道士先生,却发现人家脸都垮下来了。

这多在家放几天,他们就可以多赚几天的钱。

法事是按场次给钱的。

一般一天要唱上两三场,晚上守夜的钱还另算。

可这林家,连一夜都不过,钱在哪里去赚?

而自家爷爷奶奶也脸都绿了,大哥当然觉得当天就下葬也没什么,他们反正埋了人就走了。

可人家却会在背后戳他们老俩口的脊梁骨啊,毕竟,他们还在村子里住着呢。

兴许还会有人说林爷爷,到底不是人家亲生儿子,让养母火化也就算了,到最后连个体面的丧事都不给办。

这乡下不热热闹闹请道士做个三两天法事,那真是要被人骂不孝的。

这老太太既是叔娘又是养母,林绪清是真想给老人办好一点,叫她热热闹闹的走。

钱他出都可以,能不能不这么磕碜人?

但人家亲儿子不让怎么办?

姜秀芳干脆给道士先生塞了两百块钱,让他看一下把时间定在晚上十一点行不行,赶在十二点之前下葬。

这剩下几个小时,就好好做两场法事。

“不是我们不给做,这灵位上的孝子孝孙都还没写完。”

“最多只能再做一场。”

钱人家照收了,但就是卡着不给做,你能怎么办?

姜秀芳气得心口疼,怎么遇上这么对不着调的夫妻?

林绪清倒是看向他大哥,希望这事儿还能有商量的余地。

可后者却点头应了老婆女儿的话:“那就今晚上下葬嘛。我们现在城里也没兴那么多。”

林绪清真是想上去给他脑门儿上两巴掌,你在县城里住着是没兴那么多,可我们还在老家呢!

你城里没兴那么多,你怎么不干脆把人埋在城里,我们过去送情,你想怎么办老子都依你!

可气得不行又能怎么办?

亲儿子拿主意,他这个侄儿兼养子的还得笑着应下,帮着操办还不讨好,就是这样。

“大哥,也怕太赶了哟。”大姑奶奶不乐意了。

匆匆忙忙把她妈下葬了事,人活着没享受到,人死了也不叫热闹一下,这叫什么事?

“就是,反正妈这遗体都火化了,也能放,多让她热闹一下。她老人家以前半辈子都爱热闹。”

关键是,她妈还有妹妹在呢,妹妹家表哥表妹们也不少。

人都还没来,你这就把妈下葬了,让姨妈来了指着鼻子骂不成?

这事就不能这么办!

不厚道!

以后传出去要遭日决(骂)!

“就是,姨妈在新县那边,赶过来至少要明天。你如果不让姨妈再见妈最后一面,她要气死幺台!”

“气啥子气!照我说,就不该通知姨妈。姨妈也快满八十的人了,腿脚也不方便,让她来干啥子?”

苏大嫂是真不讲究,开口就怼大姑子小姑子,半点面子不给人家留。

“你说啥子呀?”

完了,姨妈家的表妹来了。

一听声音,大家就能分辨出来。

姨妈家的表妹嫁到了二嫂娘家(嫁给了姜秀芳的二哥),隔这边也就十分钟的路程,这会儿人还在屋前头的路上,就听见了苏大嫂的话。

这大姑奶奶和小姑奶奶对视一眼,低下头吧嗒吧嗒掉眼泪,俨然是想退出战场,缩小存在感。

林小满看得直乐。

她这个二舅奶奶,其实心本来没什么,就是那张嘴大声垮气的说话,十里八村都能听见。

还有她的脑子,脑回路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苏大嫂你这话说得就丧了良心了。什么叫做姨妈死了不通知我妈?我妈是得罪你了吗?”

“大家来听一哈,哪有这种儿媳妇?妈死老,姐姐妹妹都没见到,就扯起去把人烧了。这是要叫我姨妈死不瞑目啊!”

“现在骨灰送回来了,还说不该通知我妈。我妈和姨妈是亲姐妹,不通知她通知哪个?”

“我姨妈在老家活蹦乱跳的,被你们接过去一年没得就死了。你们是怕我妈来了找你苏大嫂算账是不是?”

活蹦乱跳?

大家挺热闹的想笑又不敢笑,憋得都快岔气了。

“哎呀,表妹,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为了你妈着想。你看她都那么大岁数了,老人家听说这种事情多伤心?”

“万一你妈听说了,气得人也不好了,该啷个办?”

“啥子啊?”

这位二舅奶奶把手往腰上一插,就咒骂道,

“你这是把自己婆婆气死了不着数,还要咒我妈是不是?”

“……”巴拉巴拉。

二舅奶奶一个人不喝水就能吵半个小时,苏婆婆一脸尴尬,都不晓得啷个接话。

林家人虽然也是农村的,但好歹比较讲理。

但这个表妹,在苏秀芝眼里,那就有点一言难尽了。

俗话说得好,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苏秀芝年轻的时候也泼辣。

但她那时候是在农村,集体生活,不泼辣,老公在外面全国到处跑,她一个人看顾不了家。

就只有泼辣一点,加上兄弟和弟媳妇的帮助,才能在农村站稳脚。

但现在,她都养尊处优几十年了,端了几十年的夫人架子,又让她像市井泼妇那样去吵架,她实在拉不下颜面。

照理说,两个小姑子这时候得帮忙吧?

可大小姑子兴许也对她心存不满,这会儿不仅不帮忙,还恨不得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怕引火烧身。

她其狠狠地瞪自己男人,这该死的老头。

到底是谁的亲戚,你就不能管管?

最后还是姜秀芳出来打圆场。

“二嫂,你歇口气,苏大嫂这样说肯定也是好意。没得哪个想咒姨妈。就是担心她老人家的身体。”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