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此乃张大千的画作,收藏价值很高的,若是错过了,只怕下次再想要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幸了。”

“这个……”

周老板还是有点犹豫,因为小姑娘没表态。

他其实也很喜欢张大千的画,主要是家里藏品是多,但张大千的画还一幅都没有呢。

“我看不准。”

见周老板眼巴巴地望着自己,而那个专家却一脸急切,林小满悠悠吐出四个字。

看不准?

怎么会看不准呢?

周老板也急了。

“那你再看看?”

“周老板,看不准是古玩界的行话,还看什么看!”

童乐鄙视地看他一眼,怎么他这个外行人都知道的意思,周老板玩了这么多年收藏还不知道?

啊?

哦!

周老板一拍脑门儿,是自己之前关心则乱了。

怎么连行话都忘了呢?

看不准,可不就是假的吗?

他看向极力促成自己去买的那位专家。

“老贾啊,小满说她看不准,你怎么确定就是真品呢?”

那位叫老贾的专家脸色一下就变了,冷哼一声:

“老板,你这是在开玩笑吗?她一个小孩子知道什么?”

“我看她不是知道什么古玩界行话,而是真的不知道,所以就说看不准。”

“老板,这可是张大千的真迹,您不能只听一个小孩子的话吧?这也太儿戏了!”

“错过好机会,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了。”

其他专家团的人也纷纷劝说。

周老板再次看向小满,这可咋整?

他的专家团这么多人都说是真品,可小姑娘却说是假的。

他到底该听谁的?

若是在商场上,周老板绝对是个杀伐果决的人。

可偏偏在买收藏品的时候,他就容易耳根子软。

听谁的话,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画不在皮,而在骨,你仔细看,张大千的画,重在神韵,画面瑰丽雄奇。但此画却只临摹出了皮,没有灵魂。显得呆板,缺乏神韵。”

“不过,这是一幅确实可以以假乱真的作品,若是三五十万,你就当做慈善了。”

林小满见这些专家有意无意都在攻击她,欺负她是个小姑娘,心下好笑。

而且,他们似乎目的很明确,就是劝周老板把东西拍下。

莫非,这样的情况,曾经出现过很多次?

那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就为了每次拍到好东西,周老板大方发给他们的那些红包吗?

不,如果仅仅如此,他们应该不会故意砸了自己的招牌才对。

周老板以前肯定是很信任他们的,他们也跟了他很长一段时间了。

除非,还有更多的好处,而这好处……

她的目光随即看向台上,零星还有出价的人,可周老板迟迟不出价,台上的影后齐妙明显有些急了。

她已经朝这边看了三次。

“三五十万?”

周老板眉头紧锁,愈发犹豫不决。

他虽然好收藏,而且财大气粗,但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老板,这个小丫头……”

老贾还想说什么,周老板已经抬手阻止了他。

“小满,你能肯定吗?”

林小满朝他勾勾手,让他附耳过来。

“我曾经见过这幅画。”

周老板果然脸色一变。

再也不迟疑。

不管专家团队怎么劝说,他就是不加价。

专家团的人也没办法,虽然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可人家老板不肯买,他们有什么办法?

因为周老板没加价了,最后画被人以五百二十万的价格,被一位年轻小开拍下。

据说,这也是齐妙的忠实追求者,拍下这幅画,纯粹就是为了讨她欢心。

在场的也不是没有内行人,分辨得出真假那种。

见周老板这次没有当冤大头,人家还纳闷儿。

不过,因为他最后没出手,这次做慈善,他出手也就买了一件价值十来万的小玩意儿,实在有点不符合他的身份。

“这有什么,做慈善看的是心意,又不是谁的钱多,谁就最有善心。”

“何况,周老板你平时做慈善捐赠的钱还少了吗?”

像这种明星举办的慈善拍卖会,筹措的钱,还不一定真能用到实处去。

都是炒作噱头,林小满反正是不怎么相信的。

拍卖会结束之后,齐妙的脸色有点难看。

她也没想到,周老板竟然最后没有出价。

她原本以为,自己这幅画怎么也会卖出七八百万的。

结果,才五百多万。

“周老板!”

眼看着周老板要随散场的人一起出去了,齐妙不得不开口叫住他。

她所在的地方,就是媒体的焦点。

周老板刚刚顿住脚步,就有采访的人跟了过来,相机咔咔咔拍个不停。

“齐小姐。”

此时齐妙身边还站着一对双胞胎姐妹。

看样子,这俩就是孟川嘴里的齐绫和齐纱了。

“周老板,我听说你喜好古玩收藏,今天那幅张大千的画,您不喜欢吗?”

“喜……”喜欢个屁,假货!

但看见美人殷切期盼的眼神,周老板又觉得不该这么直白。

“咳,我也就是个门外汉,欣赏不来张大千的画。画儿是好看,但我不是听说食品公司的少爷不是要买了讨齐小姐欢心,我怎么能夺人所好呢?”

“那就是我的一个影迷。不过,若是周老板喜欢收藏古玩,我那里还有一个老物件,是商周玉。”

“您看,若是您喜欢,我们约个时间,我带出来给您看看?”

哎哟,还商周玉,这张大千的画儿都是假的,那玉难道还是真的吗?

周老板没开口,齐妙捏紧了手心,这个周老板是怎么回事?

不说喜欢收藏古董玉器吗?

怎么她都说家里有商周玉了,他还不动心?

“除了这商周玉啊,我那里还有一只贵妃瓷枕。既是珍贵的藏品,也可以自己享受。枕着睡觉,会有清亮的感觉,是消暑的上品。”

这个就有些诱人了。

虽然知道她之前拿出来的画是假的,但万一家里的两样东西是真的呢?

可已经有一件假货了,又难免让人怀疑。

他看向齐妙,从她的面色看不出任何异样。

周老板笑了笑:

“好啊,如果齐妙小姐真的机缘巧合得了真品,改天不妨拿出来我们一起欣赏欣赏。”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