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街后街一处破旧的小院里,老周正在清货。

这次去乡下收回来的东西已经卖出去了大半,数着手上一叠钞票,男人黝黑的脸上浮起一抹喜色。

再干个两年,他就去南区买套房,南区那边学校多,教育搞得好,到时候买了房好把娃接到城里来。

想想以后一家团聚的日子,就觉得心里美滋滋。

“周强,你上周从乡下收回来的那批碗呢?”

“卖出去了呗!”

看了一眼慌慌忙忙跑进来的人,老周晃了晃手里的票子。

“看到没,赚了这么多!”

“你说什么?”男人一把抓住老周的手,脸色难看地盯着他。

“卖了,钱都在这儿了!”

“谁让你卖的?我不是说了那批货等我回来亲自处理吗?”

“等你回来?等你回来要等多久?你三天两头不见踪影,我怎么知道你跑哪里去了?”

“货都堆积如山了,不卖掉,我手头哪里活动的钱?”

没活钱,还怎么做生意?

周强显然也生气了。

来人是他的表哥,张顺。

两人本就是合伙做生意。

结果张顺喜欢捞偏门不说,做生意也不踏实,经常三不五时的消失。

前段时间还说什么结交了个了不得的大人物,要赚大钱。

结果呢?

屁都没赚到!

反而经常从他这里变着法子要钱。

如果他什么都听张顺的,恐怕现在早就站在街口喝西北风了!

“那些货再不处理掉,马上就要回乡下过年了。你难道还想空着手回家?”

两人起的争执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起初周强还能让着张顺,看在他是表哥的份儿上。

可等张顺变本加厉之后,周强也不想给他面子了。

“你知道什么?那批货里有……”张顺的话说到一半突然卡住。”

“有什么?”

周强狐疑地看着张顺,总觉得他有事瞒着自己。

“没什么,那批货都是好货,可以卖个好价钱。你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摆摊卖掉?”

“呵呵,你也不想想咱们收的那些都是什么破烂玩意儿,你不会真以为还是什么古董吧?”

“你当乡下人都是傻子,古董还拿出来当破烂卖给你?”

“我不当乡下人都是傻子,但万一遇到个傻的呢?”张顺眉头皱得可以夹死一只苍蝇。

偏偏那件事是他瞒着周强做的,现在又不敢说。

“先不说这个了,那个青花大碗,你是不是也卖了?”

“是啊,早就卖出去了。”

“那个碗不是和一套瓷碗花色类似吗?我就把它们配成一套。”

“本以为一套碗总有肥羊看上,宰个好价钱,结果被个小丫头片子单独买走了。说是要买回去盛汤!”

“你说你卖给了一个小姑娘?”

“还能找到那姑娘人吗?”

“你说什么呢?难道你还想把东西再找回来?”

周强甩开张顺的手,咧着屁股往旁边还落着灰的椅子上一坐。

“表哥我可跟你说,你千万不要去找人家要东西,你要是坏了规矩,我在古玩街的摊子就保不住了!”

“我又没说要把东西抢回来,我花钱买不成吗?”

“那青花碗又不值几个钱,你买回来做什么?”

“你怎么知道不值……咳,就算不值钱又怎样?我遇到一个大客户,他就喜欢那种青花碗,他开的价绝对比一个小丫头片子给的高!”

“什么大客户?你当是那些来我们市旅游的外国肥羊?”

张顺被他说得脖子一梗:“没错,就是只肥羊!”

“那些外国佬又不识货,你随便再找一套好点的瓷器忽悠他们不就成了!”

“别找新的,说不定旧的人家更喜欢。”

“我懒得和你废话!你必须把那碗给我找回来,我约了客户开年后要看东西的!”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大吵起来。

而此时,林小满却被小成捂住了小嘴。

她想说的话都被吞了回去。

那么大个碗,她怎么可能看错?

确切地说,是和她家的青花折枝花果纹墩碗高度相似的一只碗。

不但花纹相似,连碗口的大小都一模一样。

但林小满肯定,展台橱窗里的这个,不是她买的那一个。

难道,有两个一模一样的?

“别舔。”感觉到手心的湿热,小成不自在地看了小丫头一眼。

他耳尖泛红,却没人看见。

谁舔了?

林小满瞪眼,干脆把小成捂着自己嘴的手扒拉下来。

“那碗……”

“别惹事。”

小成捏了捏她的脸蛋。

如果说这青花碗是一对,可能性不大。

那必有一真一假。

小满那个是董老鉴定过的,肯定是真的。

那么橱窗里摆着的这个,就有可能是个假的。

可那又怎样?

拍卖会向来只管拍卖不管真假,即便真的是假货,那也是你不识货,到时候赔了赚了,都是自己的事。

这种面向小众的私人拍卖会更是鱼龙混杂。

如果真是仿品,那也只能算买了的人倒霉。

所以,小成并不打算插手这件事,更不想林小满卷进去。

林小满也从小成冷漠的神色里明白了他的决定,乖乖闭了嘴。

只是,心头总是慌慌的,这时候不说,万一到时候出事了呢?

万一,有人知道真的在她手里了呢?

“你们怎么也在这?”

小成还没来得及抱着林小满换地方,就被一个女音叫住。

得!

不用看,林小满都知道来人是谁了。

还真是冤家路窄。

短短一天里就遇到了两次。

“小云阿姨,又见面了。”

林小满笑眯眯地和人打招呼,叫出来的称呼却让刘云生如同吞了苍蝇一般难受。

“小满妹妹,这种地方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来的,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有请帖吗?”

“如果没有的话,不如跟我一起?”

虽然话是对着林小满说的,可刘云生盯着的人却是小成。

这个小成,是京都人,背景估计不俗,她不想得罪。

如果能进一步结识,自然更好。

“小云阿姨还真是喜欢多管闲事啊,我们既然能大摇大摆地进来,怎么可能没有请帖?你莫不是忘了我外公是谁?”

童乐此时也赶了过来,开口就怼。

他就是看不惯刘云生这副装模作样的表情,想把她那张伪善的面具撕开。

林小满和小成对视一眼,两人都默不出声,显然已经自动把战场让给了如斗鸡一般的童二少。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