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满丫头,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来找三叔,你这次帮我三叔这么大的忙,以后就是我亲侄女儿!”

酒过三巡,许三少已经有些醉了。

林小满被他拍得肩膀生疼,嘴角抽了抽。

这许三少,真是个耿直boy。

林小满喝着自己那杯橙汁儿,也不管许三少说了什么,他都连连点头。

走的时候,她手上被硬塞了两张名片,一张是许三少的,另一张则是二乔给的。

二乔会给她名片,林小满很是惊讶。

惊讶过后,又有些了然。

恐怕给名片也是因了她那个青花碗。

“那个林小满,什么来头?”

目送钱老一行离开酒店,乔明远点了支烟,在忽明忽灭的烟火下,衬得他那张脸妖孽如画。

“什么什么来头,就是那个叫小成的小子带来城里玩的呗。”

许三少显然没有多想,他也没有看不起林小满的意思,

“不过你别说,这丫头的运气是真的好,竟能得了这么个明青花。”

“你还真相信是她的啊?我觉得她也就担个名头。”许一鸣抖了抖烟灰,笑道。

他觉得林小满没这个能耐,倒是那个叫小成的……

“二乔,你看那个小成——”

“我出国这么多年,你要问我认不认识,我肯定是不认识的。但如果说他姓成,京城只有一家。”

那是满门君侯王啊!

“成家?那个成家?”许三少眼珠子都瞪圆了,如果真是那个成家,能拿出什么好东西他都不稀奇!

“你也别胡思乱想了,就算小成真的是成家人,今天那碗,也是那小姑娘的。”

“你这么肯定?”

不管是谁的,反正他都会把功劳算到小满身上。

但他就是好奇,两千五百万呢,他分文没取,全都给了那丫头,自己手里的钱倒腾了个干净不说,好

“那小丫头挺机灵的。”

是挺邪门儿才对!乔明远扔掉了手里的烟头,笑了笑。

这厢,林小满想着手里的两千多万,愣是一晚上翻来覆去没睡着。

那么多钱啊,她要怎么花呢?

今天腊月二十九了,必须得回家,明天可就是除夕了。

林小满揉揉眼,打了个秀气的呵欠。

她没睡饱,精神头不足,坐在小桌上吃早餐的时候都是蔫儿的。

“小满丫头,你莫不是因为钱多睡不着了吧?”

钱老看着她那两个大黑眼圈,有些稀罕。

“是啊,我奶奶说钱多了要咬手。”

林小满是有点担心钱多招人惦记。

那个许三少看着是个眉目清正的。

如果但凡他有点儿歪心思,自己这钱放在手里就不稳当。

“你奶奶还挺明事理。”

钱多确实咬手,像他这样的,也就是混到今天这个位置了,才少有人来触霉头。

就算是少有人来,也不是一个没有。

总有那么一两个红眼病做些下作事儿。

“那当然!”

她奶奶人真的很好,十里八村的人都喜欢她。

甚至当初奶奶去世,还有不认识的人来家里送情悼念。

想起奶奶,林小满突然归心似箭。

“小成哥哥,我们什么时候回乡下呀?”

她知道今天是一定要走的,就是不知道小成安排的是什么时间。

回乡下应该还是坐船吧,也不知道船票好不好买。

这九几年有春运的概念吗?

她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如果买不到船票咋办?

“你急着回去干嘛?还不如留在爷爷家里过年呢!”一听说她要走,钱老不高兴了。

到嘴边的汤包也不呲溜了。

“就是,小满妹妹你可别走,咱们一起过年才热闹。”

“你不回家和你爸妈一起过年吗?”

童乐在外家过年,他那边父母爷奶不说?林小满有些惊讶。

“反正年后我爸妈也要来省城给外公外婆拜年,到时候再一起回去呗。”

童乐是一点儿不想留在家里过年的,那些借着各种关系来拜访的人太多了。

家里跟马戏团似的。

“要不这样,小成,小满妹妹,你们把我也带去乡下吧。我还没在农村过过年呢!”

“臭小子胡说八道什么呢?你想把我和你外婆两个老骨头丢家里吗?”

钱老一巴掌拍童乐脑门儿上。

气死了,怎么家里尽出吃里扒外的东西呢?

大女儿看不上古玩这一行,小儿子更是一门心思跟死人打交道。

大外孙从小就是被当做继承人培养,他就不抢了吧。

可这个小的呢?

他之前寄予厚望,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接班的那块料。

钱老不同意,童乐就算再想跟林小满他们一起回乡下,都不可能。

吃过早饭,小成就带着林小满走了。

钱老直接安排了司机送他们,直接送到了镇上。

当然,在走之前,林小满还做了件事。

她直接让小成带她去银行租了个保险柜把那张两千五百万的银行卡存了进去。

她不打算把那笔钱的事情告诉家人,财帛动人心,即便是最亲的人,她也不敢赌。

许是前世看过的背叛太多,重活一世,林小满做什么事都特别谨慎,也不容易相信人。

到了镇上,林小满和小成直接去码头坐船到了离家里最近的河边。

下了船,两人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家里赶。

走到半路的时候,天上下起了毛毛雨,林小满冷得脖子恨不得缩回颈项里。

她依旧穿的那身花夹袄,新买的那套唐装规规矩矩地躺在布袋里。

到家的时候,两人头发上都是雨水,跟偷了邻居家的白糖似的。

“小满回来了!”

林爷爷在家里抽叶子烟,奶奶姜秀芳一听见他这一声,还拿着锅铲呢,就从灶房冲了出来。

“满儿,终于回来了!”

“奶奶,我回来啦。”

林小满眼睛一酸,差点就要掉眼泪。

不过,她想起现在是大过年的,立马就忍住了。

“快,快进屋,别在外面淋着雨了,小成也快进来,今天中午就在奶奶家吃饭!”

“林奶奶,我就不在您家吃了,否则老师该生气了。”

小成瞥见林燕从隔壁往这边走,拒绝道。

说完,他又把林小满的东西放林家堂屋,又和林爷爷林奶奶打好招呼,才拎着自己那份年货往隔壁走。

“这孩子,就是懂事。”林爷爷吧嗒吧嗒一边抽着烟,一边看桌上那一堆年后。

水果糖,香蕉,,胡豆……

东西还挺多。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