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懒得和你说。”

小丫头片子招惹他了吗?

没有!

但他就是看不惯女人,不管什么年纪的女人,都让他感到厌恶。

因为女人在他心里都是毒妇。

蒋玉兰还想说什么,就被林小满一把拉住了。

“兰兰,你们以前认识啊?”

这个赵骁,她越看越觉得眼熟。

好像前世有个歌星,也叫什么骁来着,但不姓赵啊。

莫非,又遇到了一个未来之星?

这让她再次想起了影帝虞寐。

要不,她干脆趁着自己对未来娱乐圈的走向预知,成立一个影视公司好了?

多捡几个前世有出息的演员明星,岂不是发家致富的捷径?

【什么捷径,你那叫不务正业!】

脑子里响起七宝的声音,林小满一愣。

这家伙又偷读她的想法!

【谁偷读了,你根本就没有屏蔽我好吧?我告诉你,你别忘了你自己的命只有那么几年,不努力鉴宝升级就算了,还不务正业!】

【是是是,我不务正业,但我不是也得赚钱去支撑我淘换宝物的开支吗?你也不想想,如果我去赌石,一次性消费都有可能几千万上亿。】

【如果不努力赚钱,那本钱哪里来?】

她可不觉得自己真的能每次都好运从几百块钱的石头里开出翡翠来。

运气这东西,任何时候都没有实力让人心里更踏实。

【那行吧,不过你可要顾好学习啊。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七宝,你对学习怎么那么执着啊?】

【因为我家博士以前……咳,不为什么,反正你现在是一个学生,主要任务就应该以学习为主。】

说完,它就遁了,不管林小满怎么喊,人家就是不出来。

“认识,我们两家有些交情。他爷爷是我们嘉师的教授,跟我外公认识。”

“我外公曾经也在嘉师任教过,他们家住嘉师家属院,我每年过年都要去他家拜访。”

所以,不仅这个赵骁,她前面那两位,家里长辈也是师范大学的老师吧?

难怪说跟赵骁都住一个家属院的。

“不过……”

蒋玉兰刚想说什么,赵骁一下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她反应过来,撇撇嘴。

“不过,我跟这家伙可不是朋友。他从小皮到大,是家属院那一片的问题学生。偏偏智商又高,不怎么学习也能考出好成绩。”

她本来想多说两句赵骁的情况,但一想那是人家的隐私,再接收到赵骁警告的眼神,她就扭转了话锋。

“看得出来。”

不皮的话,不会染一头黄毛来学校了。

看着吧,等下放学,赵骁就会被韩老师逮去剪头发。

要么染回来,要么直接剪掉重新长。

中学的老师,可没有小学老师那么好说话。

一中对学生的管理是很严格的。

奇装异服,打耳洞,戴项链,染头发,男生留长发,女生烫头发,留长指甲,统统都会被修整。

果然,中午一放学,赵骁就被韩老师叫去了办公室。

等到下午大家再见到他的时候,头发已经被剪成了板寸。

“哈哈,韩老师果然如同你说的那样,把他的头发剪了。”

蒋玉兰看着赵骁现在的发型就觉得好笑。

明明一个有个性的小帅哥,现在看起来却变得莽乎乎的。

“蒋玉兰,你少在这里幸灾乐祸。赵骁,你别伤心,就算你剪了头发,还是很好看的。”

张伶俐之前说陈圆圆是花痴,结果换了她自己,面对赵骁的时候,也不遑多让。

“我说你该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他剪了头发跟个小和尚似的,哪里好看了?”

其实人家还是挺好看的,但蒋玉兰显然是故意奚落赵骁。

“蒋玉兰,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大家都是同学,赵骁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样羞辱他?”

“我说张伶俐,你脑子没病吧?我哪里羞辱他了?”

蒋玉兰不可思议地看着张伶俐,这女生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还有,她说赵骁,关她什么事?

非要跳出来找存在感?

“你说他像和尚。”

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坏的人呢?骂人还这么理直气壮。

张伶俐觉得,这蒋玉兰跟林小满果然是一丘之貉。

两个人都那么讨厌。

“你觉得我说他像和尚是羞辱?”蒋玉兰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张伶俐,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和尚这么高尚的职业,你竟然说是羞辱?人家和尚天天吃斋念佛为死者超度,做善事,你竟然瞧不起他们!”

“张伶俐同学,我觉得你现在的思想很危险啊,要不得。”

“你这种思想容易抛锚,还是注意一点吧。”

“……”

蒋玉兰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这下轮到张伶俐傻眼了。

她怎么这么能说?

仿佛自己做了十恶不赦的事似的。

关键是,周围的同学好像都赞同蒋玉兰的观点,看自己的眼神都带着不赞同。

“你,你胡说什么。我就是觉得你不该说人家赵骁同学,你乱扯那些有的没的。”

“打住,什么叫胡扯有的没的,难道不是你先贬低和尚的吗?”

“张伶俐同学,你这人真的应该好好改变一下思想了,有错误就要承认,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呢?”

“我……”

“我什么我?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同学们觉得呢?”

蒋玉兰这么一问,大家纷纷点头。

“蒋玉兰同学说得对,张伶俐同学,有错误就应该及时改正。”

“张同学,你就和蒋同学道个歉吧。这件事明显是你不对。”

“我觉得蒋同学也是为了你好,你这样的思想,确实要不得。以后上思想品德课的时候认真一点吧。”

“……”

我做什么了我?

又是让我道歉,又是说我思想道德有问题的。

张伶俐被群起而攻之,一下子给吓蒙了。

蒋玉兰调皮地朝林小满眨眨眼。

林小满微微一笑。

“我这可都是跟你学的,怎么样,厉害吧?”

“还行吧。”

俩小丫头小声说话,赵骁就在旁边冷眼看着。

心里愈发觉得女人可怕,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说起话来还头头是道。

( = ='://'>)

手机用户:m.shuhuanghuang.com书荒慌 更新最快的免费热门小说网!